【暂A淡圈】
初恋忍迹,黑塔米英普洪耀菊百合组波立,火影鸣佐卡鼬鹿鞠,无限恐怖郑楚,神夏麦雷不福华,其他杂食。
NO盗笔NO盗笔NO盗笔
产量双低。
多谢喜欢。

【普洪】在你浅绿色的眼睛里 06

【chapter 06】

那天晚上基尔伯特没有和伊丽莎白挤一张床,他说有点事情和朋友说,去朋友家借宿不回来了。

伊丽莎白落得自在。

第二天一大早基尔伯特就回来了,伊丽莎白却起的更早。两个人连早饭都没有吃就走进了清晨的薄雾中。

“你不是问我和谁长得像吗?”

“嗯啊。本大爷和谁长得很像吗?”

“不是像,简直一模一样。”伊丽莎白看着基尔伯特,“白色的头发,红色的眼睛,还有一样欠扁的自称和找打的性格。简直一模一样。普鲁士。”

“普鲁士?”如果基尔伯特仅有的一点本国史没有出错的话,普鲁士不会就是那个东德吧。【我知道普爷的身份不是东德那么简单,不过实在不想在历史方面太多纠结,我可是小言情啊小言情。。。】

“对啊,这是他留给世界的最后一点东西。”伊丽莎白手指点了点面前的水泥残垣,清早的有丝丝凉意。

“你,你喜欢他吗?”虽然基尔伯特不是什么情场高手,但是无论是谁,看到伊丽莎白温柔而悲伤的眼神,听着她轻柔而小心地喊出那个名字,也是能猜到这个女人,一定很喜欢那个普鲁士吧。

“是啊,我喜欢他。”

“那么为什么不在一起呢?”

“为什么?为什么呢?为什么不在一起呢?”伊丽莎白没有回答基尔伯特,只是重复着,像是在问自己,又像是在问雾里的普鲁士。“大概是喜欢的不够吧。”不够国家大义,不够百万人民。“或许又是我们太渺小了。”根本敌不过历史的洪流和将死的命运。

“……”伊丽莎白一个人陷入了孤独而不为基尔伯特知的过去中,基尔伯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清晨的朝阳渐渐从那一头升起,驱散了黎明清清凉凉的薄雾,基尔伯特像是看到了伊丽莎白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死撑着不掉下来。浅绿色眼睛像极了基尔伯特在教堂的院子里种的薄荷,在这个季节冒出了新芽,漂亮的不像话。

真是不公平,带着一身的故事来到这里,年轻人看了会因为好奇心而心生向往的。

基尔伯特走上前去,紧紧地抱住了伊丽莎白。

他比伊丽莎白要矮,没有办法压着伊丽莎白的头摁进自己的胸膛,踮起脚也做不到。外人看起来像是他靠在伊丽莎白怀里,但是没有谁比他更加想要安慰伊丽莎白了。

普鲁士也没有,基尔伯特那个时候想。

等到太阳驱散了雾,照过大地和柏林墙时,伊丽莎白笑着推开了基尔伯特,往太阳升起的那边走去,手指从那些有些年月的遗址上划过。初阳不刺眼,洒在伊丽莎白棕发上甚是好看。

“没关系的,一百年了。我不是也这么过来了吗?”

“可是寂寞从来都不是时间可以治愈的。”

“你一个小孩子这么老成真的好吗?”伊丽莎白回头看了眼基尔伯特,带过来一些阳光,也洒在基尔伯特身上。“不过你说对了。寂寞从来都不是时间可以治愈的。”

“睡得这一百年我总是在做梦,梦到死去的无辜人民,梦到浴血奋战的战士,然后出一大场冷汗。再梦到穿着军装的他。”伊丽莎白闭了眼睛回忆了一下梦里的普鲁士,“他这个人啊,穿着军装都一副欠扁的样子,打不赢我却总是不承认。我们见面的时候他总是穿着军装,小的时候穿白色的带十字架的长袍,长大穿笔挺的同样带着十字架的军装。不是我私心,他穿着比德国穿着帅多了。”

“……”基尔伯特不应该插嘴,也的确说不出什么。

“他从来都喜欢他的那个弟弟,最后为了他死掉什么的,大概也符合他那个王八蛋该死的荣耀。王八蛋竟然什么都没有留下来啊。”

“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和我说喜欢我还真是吓了我一大跳,我再问他,那个时候他又马上笑着说开玩笑的话。你说如果他认真地再说一次我们就会在一起啦。毕竟我也从来都喜欢他啊。”

“小的时候我们总是打架,一开始他还以为我是男孩子,真是搞笑。”

“结果到死我也没有和他说过我喜欢他,你说他那么笨会不会知不知道我其实喜欢他呢?”

“他会知道的。”基尔伯特说得很轻。

“应该吧。”伊丽莎白还是听见了。

“伊丽莎白。”

“嗯?”基尔伯特的血色的眼睛看着伊丽莎白,说实话这还是基尔伯特第一次念这个名字。

“你相信转生吗?”

“我信,否则我也不会来这里了。”

————————————————

我发现

我没有

存稿了"(ºДº*)

评论 ( 3 )
热度 ( 16 )

© 默生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