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A淡圈】
初恋忍迹,黑塔米英普洪耀菊百合组波立,火影鸣佐卡鼬鹿鞠,无限恐怖郑楚,神夏麦雷不福华,其他杂食。
NO盗笔NO盗笔NO盗笔
产量双低。
多谢喜欢。

【普洪】在你浅绿色的眼睛里 05

终于

又更新了_(:зゝ∠)_

【chapter 05】

路上除了那段可爱的小插曲,什么都没有再发生,伊丽莎白在冰块融化前喝光了那杯可乐,看了会儿风景就不堪疲倦地靠着玻璃睡着了。基尔伯特就没这么轻松了,坐在伊丽莎白旁边的男人总是色眯眯地看着睡着的伊丽莎白,两只手互相交错着微微颤抖,怎么看怎么像变态。

突然对方对着伊丽莎白伸出了手,基尔伯特刷的站起来,吓了那个变态一跳,又收回了手。基尔伯特拿起伊丽莎白托付给自己的宽沿帽,轻轻盖在伊丽莎白的额头上,窗户外面的太阳慢慢的有点刺眼,这样可以让伊丽莎白睡得更舒服些,顺道也让那个变态看看本大爷可是看着的,别以为人家是一个人落单地好欺负。

然后一路上基尔伯特就是死死盯住那个变态。也幸亏那个男人唯唯诺诺的,典型的有色心没色胆。

列车一到站,基尔伯特就叫醒伊丽莎白,一只手拉着伊丽莎白,一只手提着伊丽莎白的手提包赶紧下了车。

“怎么了?”

“有变态!盯了你一路了!幸亏有本大……”走到了路旁的石椅上休息,基尔伯特刚想邀功,结果伊丽莎白抓重点的本事永远不得要领。

“变态?!!谁?青天白日敢对我出手?不要命了?走,我们回去教训他!”

“哎哎哎,算了算了,已经被本大爷吓退了。”

“你?”面前的少年仰着头一脸骄傲的样子在伊丽莎白眼里甚是好笑,伊丽莎白好笑地揉了揉基尔伯特的头发。

这下却是触到了基尔伯特的大忌,抬手挥开伊丽莎白的手。“我又不是小孩子。”

“好好好,你不是小孩子。那请基尔伯特先生给我们带路。回家去!”伊丽莎白把帽子戴好,挽着基尔伯特的手臂,往前面走去。

基尔伯特知道伊丽莎白没有把自己的话当真。

偏头看了眼比自己高一个头的伊丽莎白,想着自己只要快点长高,就可以了吧。

一路上伊丽莎白都没有问基尔伯特他家在哪里?家里的亲人会接待自己吗?他是不是还有一个长的很像也同样欠扁叫做普鲁士的哥哥?

真是的自己在想些什么?

所以等到基尔伯特带着伊丽莎白来到一座破旧的教堂时,伊丽莎白傻在门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用那么惊讶啦。本大爷是一个人住。”

基尔伯特从一堆参差的灌木丛中钻进去,伊丽莎白也跟着他以同样的方式进了院子。伊丽莎白聪明地什么都没有问,没有问你为什么是一个人?你的父母手足呢?

“本大爷还可以包你食宿哦。”基尔伯特推开沉重的木门,里面破烂的样子倒是和外面相得益彰,不过整洁的也让伊丽莎白意想不到。

“那真是谢谢了。”伊丽莎白环顾了四周,把“谢谢”两个字咬的特别重。屋子很宽敞,但是明明只有一张床。

“你可以和本大爷一起睡的,本大爷不介意的。”基尔伯特走到床边坐下,手拍了拍床板。给了伊丽莎白一个玩味的眼神。

“滚开。”

伊丽莎白给自己倒了杯水,“你怎么吃饭的?”没错,这里压根就没有可以生火做饭的地方啊!

“在后面那间屋子,不过本大爷一般都不用它就是了。这一带本大爷很熟的。”

意思是你蹭了十多年的饭么?你是从镇子头吃到镇子尾吧。在心里默默无语的伊丽莎白走到后面,发现真的还有一间小屋子,里面有灶台和锅碗,就是积的灰让伊丽莎白有一点郁卒。

“你莫非会做饭?”基尔伯特像是捡了宝一样从床上蹦起来走到伊丽莎白旁边。

“会啊,当然会啊。”伊丽莎白看着眼睛发光的基尔伯特,这孩子不会是饿傻了吧?下次看到德国一定要批评一下他家的福利政策。“要不,我今天给你做意大利面?”

“好好好。本大爷觉得意面超好吃!”

“那我们等下去超市看看,你知道超市在哪吧?”

“当然知道啦,这种小事。”

伊丽莎白把包放在高柜上,把帽子也挂在墙上。清点了一下钱包里的现金,应该还够两个人吃上好一阵。那个时候就应该让首相先生多准备一点钱的,不过也的确没想到自己会遇到基尔伯特。

那天伊丽莎白百年之后第一次下厨,手忙脚乱的但是幸好有惊无险地端出两盘看起来还是有食欲的晚饭。

“你真的会做饭吗?”

“会啊,只是太久没做生疏了而已。”

“那就好好练习,本大爷可不想再吃这种煮的太过的面条。”基尔伯特卷起一根面条,咬了一截之后递到伊丽莎白盘子里。

“有的吃就不错了,信不信我打你?”

“话说我和谁长得很像吗?”

“……”

基尔伯特有点后悔说起这个话题,两个人又陷入了莫名的无言中,这份不知道出处的尴尬压在基尔伯特胸口,让他说不出话来。

“明天说吧,今天我有点累了。”是伊丽莎白先说了话,收拾起吃完的盘子。放到一旁的盥洗盆里。

“明天我想去再看看柏林墙……的遗址。”

“嗯?…好…”

“还有,把碗洗了。”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默生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