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A淡圈】
初恋忍迹,黑塔米英普洪耀菊百合组波立,火影鸣佐卡鼬鹿鞠,无限恐怖郑楚,神夏麦雷不福华,其他杂食。
NO盗笔NO盗笔NO盗笔
产量双低。
多谢喜欢。

【普洪】Vian 11

断更就断更吧。

已经放弃挣扎了。。

_(:_」∠)_

——————

【蛋糕】

  “哎?你买了什么回来啊?”

  “奶油蛋糕!”

  “为什么突然买蛋糕?又没有谁生日。”

  “想要和你一起吃。”

  “死开。”

  虽然伊丽莎白这么说,还是接过了基尔伯特手里包装的特别好看的方形蛋糕盒,看大小应该是个6寸的小蛋糕。转身走到了厨房放好。

  “今天晚饭吃什么?”基尔伯特把外套和公文包随便扔在沙发上,今天就回家比较早,伊丽莎白应该是还没有准备晚饭的。

  “还没有弄。”

  “本大爷就知道!我们今天就吃蛋糕!”

  伊丽莎白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盯着基尔伯特,虽然她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嘛,好久没吃这么甜腻的东西了,感觉吃了以后就会年轻到16岁哎。”

  “年轻到16岁我不知道,但是你的智商下降到6岁这一点我可以确定了。”

  “买都买了,今天就吃那个啦。”

  伊丽莎白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基尔伯特突然跑过来抱住不撒手。

  “本大爷要吃蛋糕蛋糕蛋糕!!”

  还在伊丽莎白胸前蹭个不停。

  “好好好,打住打住。我们吃蛋糕!”

  其实如果基尔伯特耍起横来伊丽莎白是一点也不在怕的,直接动起手来谁输谁赢还不好说。但是基尔伯特突然这么软下来撒娇,伊丽莎白只觉得世界在崩塌,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所以最后的情况就是两个人坐在地板上吃小蛋糕。

  说实话奶油蛋糕真的很腻,到却尤其的受小孩子喜欢。就是小学时也不小女生的伊丽莎白也喜欢为了一块蛋糕每年都去参加基尔伯特的生日(伊丽莎白自己说的)。

  之后上了大学就很少吃这种蛋糕了,最多只是买一小块芝士蛋糕当甜点。

  伊丽莎白吃了一口,果然是太久没吃了,突然吃起来尤其的好吃,甜甜的。厚厚的奶油地下是香香软软的蛋糕,很久没闻到这种鸡蛋的香味了呢。

  “蛮好吃的。”

  “对吧!同事推荐的说这一家奶油蛋糕特别好吃。”

  小时候每次生日基尔伯特都会亲自去蛋糕店挑选一个中间特别好看蛋糕,等伊丽莎白来了,一定会为了中间那块和自己打起来,基尔伯特也一次都没有赢过伊丽莎白。但其实基尔伯特不怎么喜欢吃甜的东西,总觉得甜的东西只有女孩子才喜欢吃。

  基尔伯特总是只吃一两口上面白白的奶油,然后开始挖空里面蛋糕,留给伊丽莎白一盘子的奶油。

  “基尔伯特把你自己的奶油吃掉!”

  “太腻了,你帮本大爷吃奶油,我帮你吃蛋糕!”

  “滚开,快点吃……”

  伊丽莎白挖起一大坨奶油就往基尔伯特的嘴巴招呼过去。基尔伯特往旁边一躲就涂了一脸。冰冰凉凉的贴在脸上,抬手抹了自己一手。

  “哈哈哈。。”伊丽莎白倒笑的差点背过气去,“好搞笑…哈哈,基尔伯特你看看你的样子…哈哈哈”

  看着笑倒在自己怀里的伊丽莎白,基尔伯特直接用手抓起一大块奶油,说不出微妙的触感,把伊丽莎白的脑袋从自己怀里推出来抹了她整个脸。

  “哈哈,叫你笑本大爷!我也给你来一点!”

  “死王八蛋你竟然偷袭我!”

  “卧卧槽!!你还来!”

  “放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你你就忘记了自己几斤几两!”

  “你以为本大爷会怕你?”

  然后就发展成了两个人之间的蛋糕大战。

  感觉是小学生才会进行的羞耻的游戏。但是伊丽莎白和基尔伯特却玩的不亦乐乎,小小的蛋糕早就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两个人的脸上已经被奶油抹了个遍。几缕头发上还粘着嫩黄的蛋糕和白色的奶油。衣服上,沙发上,地板上也尽是蛋糕屑。这下基尔伯特又有的忙了吧。

  两个人都累得不想动弹了,基尔伯特靠在沙发上,搂过伊丽莎白靠着自己,也不管伊丽莎白脸上的奶油又蹭了基尔伯特一胸口。

  “认输吧,你是不可能赢过本大爷的。”

  “死开,你还不是仗着我怀着孕。再说我也没有输。”

  “你还没有输?脸都看不到了,还有你的头发上,啧啧。”基尔伯特挑起伊丽莎白的头发,棕色的发丝上纯白的奶油尤其的扎眼。

  “你别得意,你以为你没有?还不是你的白毛不显眼。”伊丽莎白一把揪过基尔伯特的头发,得了一手奶油,又顺手抹过基尔伯特的额头。

  “不管,反正本大爷赢了。”

  “好好好,等我把小惟生下来你就等着被我虐哭吧。”

  “好,到时候我们再来。”

  基尔伯特又把伊丽莎白抱紧了一些。

  空气中有隐隐约约的香味。

——————————

望天(*・_・)ノ⌒*

这里忙于睡觉和偷懒,就是不忙于码文。。

woccccccc

评论 ( 3 )
热度 ( 13 )

© 默生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