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A淡圈】
初恋忍迹,黑塔米英普洪耀菊百合组波立,火影鸣佐卡鼬鹿鞠,无限恐怖郑楚,神夏麦雷不福华,其他杂食。
NO盗笔NO盗笔NO盗笔
产量双低。
多谢喜欢。

【普洪】Vian 10

还是余粮。。。呵呵呵。。。


拖延症你走啊你走!我们是没有未来的!!


——————


【送个饭】


  这天伊丽莎白的精神比起以前来特别的好,这几天是春天里的艳阳天,不是太炽热的温度,穿一件长袖卫衣刚刚好,太阳从窗户洒进来,照亮了大半个屋子里。


  伊丽莎白推了一个扶椅在阳台上,拿了本小说却发现自己根本就看不下去,外面路上的人来来往往。想了想现在的基尔伯特,大概在办公室里低头看文件吧,或者在电脑前敲策划?不过也有可能在茶水间和同事聊东聊西,希望对方不要打他才好。会不会有女同事暗恋基尔伯特呢?大概吧,毕竟他从来都是惹人注目的。不过希望这一次没有疯狂的追求者就好。


  他们是什么时候吃中饭呢?应该不会忙到没时间吃,毕竟基尔伯特说最近没有太多事情。基尔伯特不是阿尔弗雷德,不用担心他随便去买个汉堡当中饭。不过外面的东西也不会太好吃吧。


  去给他送饭?


  伊丽莎白被自己突然的一个想法吓到了,怎么可能去给他送饭?她可是孕妇,而且基尔伯特一定会得意到天上去。


  看了看表,11:23,快要吃中饭了,又转头看了看厨房,嗯……还是去看一下吧,就当做视察好了,看看基尔伯特有没有在外面好好吃饭。他可是家里的顶梁柱。


  伊丽莎白决定去给基尔伯特送饭,把书本放在小茶几上,便起身去厨房,乘着肚子还没有太大,多出门走走,等再过段时间肯定要被基尔伯特禁足。


  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就弄了最简单的咖喱饭,听说加一点巧克力会比较好吃,尝试着放了一点点,如果不好吃以后就不放了。


  出了门犹豫着要不要给基尔伯特打个电话,不过告诉他之后一定会因为自己是孕妇阻止自己,所以还是悄悄地去。


  果然晒太阳还是要出门来,在家里阳台上尽管也能晒到太阳,但是屋子里阴凉的气氛,不盖一条薄薄的毛毯还是感到微微的冷。


  坐公交车来到基尔伯特的公司,不是上下班的时间,公交车上的人并不多,有可爱的中学生给自己让座,伊丽莎白有一点不好意思。


  伊丽莎白还是第一次来这栋大楼,32层的办工大楼,仰着脖子也望不到尽头,走进大门,前台的女生看起来很年轻,梳着干净的马尾。


  “我想找你们的销售部的经理。”


  “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伊丽莎白。”


  “好的,我帮您打个电话。”


  “嗯。”


  前台小姐微笑着给基尔伯特的办公室打了电话,那边的基尔伯特听见有伊丽莎白来找自己,吓得从办工桌上跳下来,“让她等一下。”说完开门穿过走廊走进电梯。


  “经理让您稍等一会儿。”


  “好。”


  伊丽莎白坐在大厅旁边的公共座椅上,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现在刚好是吃中饭的时间,陆陆续续有打着领带的职员相伴下来,经过自己去外面吃中饭。还有一些早就从外面打包好了提着上楼。


  “伊丽莎白!”听见有人喊自己,伊丽莎白站起来朝对方挥了挥手。


  “你怎么过来了?”基尔伯特接过伊丽莎白手里的袋子,让伊丽莎白挽着自己的胳膊,带她往电梯走去。 “来给你送中饭。”伊丽莎白帮基尔伯特解了解领带,松开了衬衫最顶上的扣子。


  “刚刚开过会,乱七八糟的东西说了一大堆。”有同事进来电梯,这个时候的公司电梯一直是人满为患,基尔伯特把伊丽莎白拉到稍微角落的位置,一只手护住她的肚子。“刚想着让同事带中饭来着。”


  “家里太无聊了,而且现在肚子还不是太大,想当然要出来多走走。”


  “今天天气还蛮好的。出来晒晒太阳也挺好的。”


  来到25层,里面是公司的销售部,还有忙碌的同事在打电话联系客户,走道上有女孩子围在一起吃饭聊天,看到基尔伯特旁边的伊丽莎白明显一脸疑惑。


  “经理?”


  “哎,Sherry?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婆。”


  “你们好啊。我是伊丽莎白”


  “哎哎哎?!经理你结婚了啊?!”Sherry这么一惊呼,几乎大家都围了过来,基尔伯特从来没有说起过自己的家庭,大家也都只知道基尔伯特是刚从国外回来,完全没想到还算年轻的经理已经结婚了。


  “结果还没有啦,因为怀了孩子伊丽莎白不想要结婚,所以我们想着生下孩子再结婚。到时候你们一定要来哦。”


  “来来来,到时候全销售部都去。不过这下公司里的女孩子要失望好几天吧,最受欢迎的单身汉竟然连孩子都有了。对吧?Sherry?”


  “当然啦,还想着情人节把经理灌醉呢,现在就只能想想你了。”


  “别别别,我可消受不起。”


  “其实他们两个还蛮搭的。”伊丽莎白看着面前的两人,他们已经完全进入个人模式与周围隔绝了。“我觉得你可以暗中相助一把。”


  “是吧!我也早就这么觉得了!,不过现在我觉得我要先吃饭。”基尔伯特提起手里的便当盒,带伊丽莎白到自己的办公室去“我去吃饭了,你们自己玩。”


  “你不说我都忘记了…”


  外面的同事也相继散去,大家派了两个人去买中饭,其他的就投入无边无际的工作中去了。


  基尔伯特的办公桌上有条有理的,文件码的整整齐齐。整个屋子倒是不大不大,只有一个小小的单人沙发,基尔伯特将沙发移到办公桌旁让伊丽莎白坐的离自己近一点。


  伊丽莎白环顾四周,办公室除了办公桌之外倒是有些凌乱了。自己正靠着的沙发上就堆着基尔伯特的西装外套和领带。其实基尔伯特的实际工作不怎么需要标标准准的套装,伊丽莎白一度以为他每天致力于穿着得体只是为了他大爷般的形象,不是说“西装是男人的战袍”?这样的话么。


  “怎么把衣服脱在这?”


  “哎?”基尔伯特放下勺子,看了眼伊丽莎白手里的衣服,自己早上有个大的讨论会议,以为只会就结束结果讨论了一个多小时!自己一回到办公室就把那个压抑的套装脱的彻底,就连衬衫也是随意解开了各种扣子,袖子也被卷起来。“早上有个会要开啦,其实我们不太需要穿正装的,只是本大爷是经理嘛,时不时有个会议啊,然后会遇见其他部门的总管,怎么可能要输给他们呢。”


  “嗯,以前Jack就一直打着领带穿着西服,回家了才取下来。”想起以前才觉得Jack和基尔伯特完全不是一个类型,两个人的共同区间可能就是性别了。还不知道在一个相似的人身上寻找旧人的影子是怎样的心情呢。不过正是因为一点都不相像自己才没有喜欢上Jack而忘记基尔伯特吧。


  “嗯。”伊丽莎白是随口说起这个话题,基尔伯特却除了应允之外没有其他适合的回应,Jack自然是那个差一点点就要娶了伊丽莎白的男人,虽然自己没有见过他,但是以他看上的伊丽莎白的眼光来看应该是个很出色的人吧。


  办公室的窗户边还有一盆绿色的不知道是什么名字的植物,奄搭搭地看起来不受重视,命不久矣。“你快吃吧,我给你的盆栽浇浇水。我觉得它快要死掉了。”


  “我这里竟然有盆栽?”


  伊丽莎白大概了解那个盆栽的心情了。


  等浇完水,基尔伯特也吃完了中饭,伊丽莎白想着不打扰工作的原则就提着袋子回去了,基尔伯特要送她到楼下,被拒绝了,一番纠缠之下只让他送到电梯口。


  “好了好了,我回去了,你快去工作吧。”


  “嗯,路上小心点啊!”


  “早点回来。”


  “好。”


  等会可以顺路去买点花椰菜。


——————————


下次我一定呀断个更!嗯!


暑假并不代表着勤奋更文,而是在沙发上无所事事到死(*・_・)ノ⌒*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默生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