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A淡圈】
初恋忍迹,黑塔米英普洪耀菊百合组波立,火影鸣佐卡鼬鹿鞠,无限恐怖郑楚,神夏麦雷不福华,其他杂食。
NO盗笔NO盗笔NO盗笔
产量双低。
多谢喜欢。

【普洪】Vian 07

这个星期也没有撸文,一直这样吃余粮总有一天会饿死的QAQ

那么多存梗都不写果然只是懒惰而已吧!

【chapter 07】

  伊丽莎白醒过来的时候基尔伯特还因为昨天晚上喝的太多睡的死死的,看了看床头的表也才7点就没打算叫醒基尔,房间里拉着厚厚的深绿色的窗帘,把屋子里弄得暗暗的,没有光透进来。伊丽莎白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又看了看面前睡着的基尔伯特,感受到对方放在自己腰上的手,又一次肯定下来,他们是一家人了。

  伊丽莎白从基尔伯特的怀中退出来,差一点惊醒了对方,不过好歹没有吵醒他。起床去了客厅才发现昨天的聚会还没有收拾,一大堆披萨盒,啤酒瓶还有脏盘子不均匀地洒落在地板上和沙发上,伊丽莎白深呼吸五六次才阻止了自己要把这间客厅拆掉的想法,开始收拾。

  把脏的纸巾,盒子还有酒瓶都分类打包好放在门口,走了三趟才把脏盘子都移到厨房,看了看表已经是7:30了,伊丽莎白想着洗完碗就可以做早饭了。

  基尔伯特其实在伊丽莎白起床的时候就醒了,宿醉过后的身体太沉重了完全起不了床,头也微微发痛,只想趴在床上一动不动,明明知道醉酒是这么痛苦的事情,但是朋友聚会还是会不醉不归啊。想起昨天醉的双双跳起舞来的阿西和亚瑟就好笑,喝醉酒就性格大反转的两个人莫名的搭啊,不过后来阿尔可以把亚瑟杠回家,费里就完全不行了,记得好像是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一起把跳到桌子上的阿西制服的。真是太怀念这种感觉了,基尔伯特想。

  等到下一次再醒过来,基尔伯特终于决定起床了,把窗帘拉开让光进来,外面是昨晚下的雪,厚厚的一层盖住了人行道,不过起来的太晚了,早就有一批又一批的人走过来走过去,脚印交错重叠,混乱泥泞,果然看雪还是得到山里去。

  基尔伯特拖拉着鞋子,抓了抓本来就很乱的头发,去了客厅却没发现伊丽莎白的影子,循声而去发现了穿着绒绒的睡衣围着围裙忙着煎鸡蛋的伊丽莎白,大概是因为怕影响动作,长长的头发被扎成了一个马尾在后面,煎鸡蛋的动作利索熟练,基尔伯特想起以前早上伊丽莎白也是这样做早饭的。

  “你还知道起床啊?”伊丽莎白感觉有人在自己,回头看了一眼是基尔伯特,睡眼惺忪地打着哈欠,银白色的头发乱成鸟窝,还有几撮头发直接傲然耸立在头顶上,总之还是那副颓废的鬼样子。

  伊丽莎白回头做自己的事情,一个七分熟,边缘金黄灿烂蛋黄浑圆饱满,基尔伯特一直煎不出那样好看的鸡蛋,还想继续看看却被伊丽莎白打断,“起床了就快滚去洗漱,等下不给你早饭吃。”

  基尔伯特只能黯黯挪走,经过餐厅还是温好了两杯牛奶才“滚”去洗漱。等到神清气爽阳光满分去吃早饭,走前还不忘给了镜子中自己一个帅气的笑容。

  本大爷果然是最帅的。

  回到厨房,伊丽莎白已经将三明治切好放在了盘子里。

  “你今天要去面试吧?”

  “嗯啊。”基尔伯特坐在伊丽莎白对面,喝了一口温牛奶,甜甜的有点腻,但是这种东西对身体好,本大爷就勉强忍受一下好了。

  “你准备好了吗?不要到时候去那里丢脸啊”伊丽莎白咬着面包嘟嘟囔囔地看着对面的基尔伯特,虽然已经已经换好白衬衫和西装裤,但是衬衫的扣子还是零零散散扣着,头发也是一看就是随意用手抓了两下,和穿着西装的他真是一点也不搭“你的头发能不能好好打理一下,你以为你还是大学生啊?领带等会别忘了打啊。”

  “哎呀,伊莎你怎么变得怎么啰嗦了,本大爷这叫阳光帅气,领带我当然已经准备好了啊。”

  基尔伯特一口气喝完牛奶,甩了甩头发,起身去卧室拿了条灰色的领带,虽然不是什么花哨的样式,但是沉稳的颜色能给面试官一个好印象吧。

  基尔伯特就坐在椅子上系好了领带,看动作一定经常系,以前那时候每天都是T恤和牛仔裤,好不容易在小小的工作室上班都还是休闲装,伊丽莎白想大概是出国之后工作正式起来,像基尔伯特手那么笨的人一定特意去学习了很久吧。束上领带之后的基尔伯特完全像换了一个人,干净利落的白衬衫和形状好看的领带,只有袖扣没有扣,卷到了几乎手肘的地方,这才让伊丽莎白稍微找回了点对于基尔伯特的熟悉感。分开的两年对方已经从当年的傻大学生成长成了精英的男人么?

  “怎样?本大爷有没有帅到你?一定有吧!你都走神了。”

  “做梦。”

  好吧,根本没有改变。

  “那本大爷走了哦。”

  “嗯。”

  之后伊丽莎白吃完早饭,又陷入了一个人无聊中在沙发上吃薯片看电视的生活。

  电视在放一部新的情景剧,内容不是喜闻乐见的喜剧,变成了吸血鬼和狼人的恋爱故事。好吧,伊丽莎白是真的提不起一点兴趣,爱情剧啊,无非是偶遇,争吵,然后莫名其妙的相爱,虽然还只放着第一集,但伊丽莎白已经盯着屏幕想象到了大结局的场景了。

  男女主角终于知道了对方的名字并且“巧合”地分到了同一个班级,伊丽莎白觉得还是得出门看看。乘着自己肚子还没有大起来,多出去走走,以后出去就更加不方便了,再说适当的运动也对胎儿有好处。

  这么决定了的伊丽莎白提着手提包,背好钱包就出门了,随便也可以去买一点牛肉。虽然说伊丽莎白挖苦今天基尔伯特的面试,但其实没有谁比伊丽莎白更加相信基尔伯特了。

  本大爷怎么可能会失败呢?基尔伯特这种白痴的自信有个时候还真是欠扁地有说服力。

  商场里面到处都是冬季新款,今年好像比较流行暖色,但是伊丽莎白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觉得这些修身的大衣还是不适合大肚子的自己。

  最后还是去了母婴店看了看,不得不说小孩子的小衣服小鞋子可爱得让伊丽莎白挪不开眼来,孩子都还出世就想要把所有的都买下来呢,不过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最后没能买衣服,但是还是买了很多奶瓶和小勺子,还买了一个做玉米糊的机器,以后可以给孩子做各种各样的营养糊,营业员特别热情地讲解了蔬菜糊的制作方法,就连从来没有用过的伊丽莎白也能亲手做出好吃的东西了呢。

  等到从母婴店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本来出门就晚,还和店员讨论了好久怀孕的事项,那位营业员也是一位年轻的妈妈呢,说起方面怀孕真是又幸福又辛苦,不过看她笑的摸摸伊丽莎白地肚子的样子,大概也是最难忘的幸福吧。

  伊丽莎白找了一家咖啡厅休息,点了一份蜂蜜蛋糕,不知道怀孕喝咖啡好不好,所以还是干脆不要喝。

  现在伊丽莎白走路都觉得有点辛苦了,不能像以前和托里斯上街可以走三四个小时。

  突然无意间看到了对面的西装店,伊丽莎白想起今天早上基尔伯特的三件套,觉得可以送一点小礼物给面试成功归来的“大爷”。

  别看男孩子三件套干净利落的样子,其实西装店里真是琳琅满目,领带,领带夹,袖口夹……乱七八糟的小配饰有些伊丽莎白完全说不出用处,自己使第一次来这种商店,就连Jack的工作西装也是他自己一手打理好的,从来不麻烦伊丽莎白。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嗯,我想买一条领带和一个领带夹。”觉得基尔伯特应该就差一个领带夹把,送礼物当然是差什么送什么咯。

  “好的,请往这边走。”

  导购把伊丽莎白带到一个高高的展柜前,里面各色各样各种大小的领带夹让伊丽莎白头痛了,自己女孩子买衣服都没有这么得…

  “需要一点推荐么?”

  “他今天面试,我想送给他一个礼物纪念他面试成功。”伊丽莎白喜欢小小的比较简单的领带夹,有些像胸针一样太过花哨了总觉得怪怪地。

  “嗯,请问是送给谁呢?”

  “……”

  嗯,怎么说呢?男朋友?同居的人?

  “丈夫,送给我丈夫。”

  “嗯。那我们就看看这几款吧。”

  导购拿了五六款领带夹放在手上,一列排开给伊丽莎白看,不得不说都是伊丽莎白喜欢的风格,简单,但有些莫名地太沉稳了,显得过于死板,以前Jack就喜欢这样笔直的纯色的领带夹,加上黑色的西装,灰色的领带,让伊丽莎白喘不过气来。

  最后伊丽莎白还是看了一款,然后在导购的建议下买了和那个领带夹一个系列的藏青色的领带。

 店员把领带夹包好,暗紫色的盒子感觉比领带夹本身还要好看,店员问她要不要一张卡片写上祝福,伊丽莎白没有接受。

  出了商店就接到了基尔伯特的电话,让给他买了礼物的伊丽莎白受到了小小的惊吓,就像自己的小秘密即将被戳破一样。

  “喂?”

  “伊莎啊,你在家里么?需要带点什么东西回家么?本大爷面试成功了我们今天吃好的!”

  “我在外面呢,你来接我吧。我在XXX。”听着那边开心地快要唱出来的基尔伯特,伊丽莎白夜止不住得微笑起来。

  “嗯?好的,等我,大概十分钟就好。”

  “快一点啊,孕妇站在马路上很辛苦的。”

  “笨蛋啊你,快去找一个咖啡厅之类的地方休息啊。”

  说完这句话基尔伯特就狂奔起来,从这里到伊丽莎白那里虽说不算远,但这正是堵车的黄金路段和黄金时间,坐上出租车纯粹是找死,索性敞开外套,摘了领带,解开最上两颗扣子,在马路上狂奔起来,时不时引人侧目,毕竟大冬天得穿成这样在大街上跑还是比较奇怪的。

  想起以前这么拼命地奔跑还是大学时候了,一定要过关的1000米,打赌输掉去参加的运动会10000米,还有一场40分钟淋漓精致的篮球赛……虽说自己基本上已经三年没有运动过了,但是男人一生是少年!很何况本大爷才25岁啊!

  伊丽莎白等在商场门口,虽然十分钟不是什么太长的时间,不过等待终究是一件难熬的事情。

  所以当一双手搭上伊丽莎白的肩膀时,伊丽莎白正在思考要不要给基尔伯特在打个电话。

  伊丽莎白看着面前气喘吁吁的基尔伯特,虽然是冬天,但是他还是满头的汗,应该是一路跑过来的,喘着大气话话都说不出来。

  “这么累?啊!!”准备挖苦的伊丽莎白却被一个拥抱吓得不知所措了,基尔伯特在她头顶深呼吸,隔着薄薄的衬衫伊丽莎白也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基尔伯特起伏的胸膛和炽热的体温。

  “伊丽莎白…哈…本…本大爷…哈,”

  “怎么了?”

  基尔伯特深呼吸了好几下都抑制不住自己想要大笑的心情,抱的伊丽莎白更紧了,,他也不管,只是低头吻了吻伊丽莎白的头顶。

  “我爱你。”

  终于稍稍平静下来的基尔伯特说了我爱你,用微微颤抖的声音,被抱进怀里的伊丽莎白仿佛可以看见基尔伯特的笑和扬起的嘴角,感受到更用力的拥抱的同时也回抱了基尔伯特。

  “我也爱你。”

  不管路人的注目还有时不时的摄像头,伊丽莎白和基尔伯特只觉得此刻世间只有彼此两个人。

———————————————————————

懒得改错别字了OTZ。。。

评论 ( 17 )
热度 ( 13 )

© 默生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