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A淡圈】
初恋忍迹,黑塔米英普洪耀菊百合组波立,火影鸣佐卡鼬鹿鞠,无限恐怖郑楚,神夏麦雷不福华,其他杂食。
NO盗笔NO盗笔NO盗笔
产量双低。
多谢喜欢。

【无痛深处】 上

百合组波立+露西亚

【上】

  冷。

  触目惊心的白。

  看不见星星,也没有月亮。

  “逃吧,快逃啊。”

  不知道跑了多久,左脚的鞋子早就不见了,再这样下去这只腿一定会废掉,要停下来吗?好像又绕了圈子,白茫茫的雪地里好像有自己先前踩过的痕迹,要回头吗?一点都不冷,额头上全是密密的汗。好饿,胃在绞痛,嚼了几口雪却一点用处都没有,要回去吗?

  “托里斯哟,要试试逃跑吗?”

  不要!不要!绝对不要停下来!绝对不能回头!绝对不能回去!

  就算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就算下一秒就会跌倒再也爬不起来,就算在无垠的雪地里绕无尽的圈,就算在奔跑中死去,也绝对,不想要再回去。

  雪开始融化了吗?春天来了吗?

  再坚持一下,托里斯,托里斯,托里斯。

  可是大腿已经抬不起来了,膝盖也弯不了了,脚踝也肿了,在这里休息一下,应该不会有关系吧。

  就五分钟。

  在倒下的那一刻,托里斯知道他永远不可能再站起来了。口里的血腥味随着呼吸一下一下传出来,想要干呕却动都不能动,一个手指都抬不起来。身体也渐渐的冷下来了。

  托里斯看到了自己呼出的白色雾气,慢慢悠悠得飘着,忽隐忽现的,真好看。

  终于可以睡觉了吗。 



  你喜欢向日葵吗?

  喜欢。

  那你喜欢我吗?

  嗯,也喜欢。

  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托里斯刚从雇主那里拿到了少的可怜的几个硬币,全部都藏在一个木盒子里,那是托里斯的妈妈留给他的,也没什么特别的,那是托里斯唯一可以用来放东西的地方。

  新年到了,家里要订做好多新东西,他帮女主人去给另外一个镇子的制鞋匠送信。旅途很遥远,托里斯从清早出发,要到下午才能抵达。一路上全是白茫茫的雪,厨娘给托里斯塞了一点早上吃剩的面包。

  托里斯是跑过去的,过节时鞋匠的生意尤其地好,不快一点就会让其他的仆人抢先。等到托里斯到达的时候,鞋匠才刚刚起床,托里斯把信交给仆人就回去了。

  回来的路托里斯走的比较慢,累是主要的原因,另外这样的偷懒时间实在是太难得了,今天自己就算半夜回去,女主人也不会生气的。

  在下午的时候托里斯找了一个破木桩子,坐下来休息随便吃点东西,从口袋里拿出包着面包的手帕开始中饭。面包是仆人们早上吃剩下的,又冷又硬,托里斯吃两口就要嚼几口雪才不至于噎住。

  吃了一两口,托里斯就看到了远处有个人在看着自己。

  那是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孩子,比自己高一点白色的头发差点就和雪地融为了一体。围了一根长长的围巾,微笑着看着自己。

  “你好。”对方先笑着向托里斯打招呼。

  “你好。”笑着回礼,托里斯走过去,把手里的面包递过去。

  “你要吃吗?”

  “不用,我不饿。”

  对方这么说着,托里斯也就自顾自坐在了地上一块石头上继续吃了起来。

  “你是哪里过来的?”

  “那边。”那个人用手指指了东边的方向,那是托里斯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

  “我没有去过那里哎。下次有机会去看看吧。”虽然这么说着,但是托里斯也不知道自己这种糟糕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但是对方却很高兴的样子。

  “真的吗?”

  “嗯啊,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空。”托里斯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

  “没关系,只要你记得我就可以了哟。”

  这个人一直都是笑眯眯的样子,让托里斯也想忘记这要死不活的生活微笑起来。不出意外的托里斯很喜欢这个人,虽然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我叫托里斯,你叫什么名字啊?”

  “先不告诉你,等下次你来看我我再告诉你。”

  “嗯…”自己下次什么时候有空呢?其实是一直不会有时间的,半个小时都不可能。但是托里斯不想让他失望,自己答应过他会去看他的。“那就两个星期后吧,就在这里见面好了。”那天托里斯会去鞋匠家拿鞋子,还会再经过这里。

  “真的吗?太好了,我那天一定会来这里等你的。”  

  “好。”托里斯笑了笑,两个人开始聊起天来。

  托里斯向他抱怨女主人的小气息怒,每天都会嫌弃仆人们吃得太多。小主人也是个蛮横的女孩子,总是要求托里斯跪在地上让她当马骑,有个时候还会去市集找其他的孩子打架,她总是扯住托里斯的头发,托里斯跪在地上要用头去和另外一匹“马”对抗,要是输了就会被告状说自己偷吃,那样会更惨。

  也向他说好玩的事情,厨娘是个温柔的人,会给自己留主人吃剩下的小麦面包。主人有一个远房的外甥,每次他来托里斯都会特别开心,两个人会一起堆雪人,还会打雪仗,虽然自己总是输却很快乐。

  他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微笑地看着托里斯。

  最后天色暗起来了,再不起身就不能在天黑之前走回镇子里了。托里斯和那个人道了别。

  “我先走了哦,两个星期后见。”

  “好。再见。”

  他看着托里斯走远,自己也转身走去。

 

  可是下一次再去的时候,却再有没有碰到过那个人了。

  托里斯在那块石头上等了一个下午也没等到那个白色头发,带围巾,微笑着很温柔的人。

  


  “喂,喂,醒醒,醒醒。”

  有人在喊自己,并不是自己记忆里的声音。

  “喂,死了吗?”

  真是无礼,我只是动不了了而已。

  “喂。”

  托里斯睁开眼,看到一个人蹲在自己面前,浅金色的齐肩的头发,应该是个男孩子吧。

  “原来还没死啊。”那个人笑了笑,那个笑容真是欠扁。用手卷着他的头发。

  “救…救……我…”托里斯拽住了那个男人的衣服,想活下来,想要再看一次极光,还想要去暖和的地方,种好多好多的花。

  “长得看起来是个做苦力的好料子。你以后就是我的仆人了。”

  感觉自己被人背起来了,慢慢的,他温暖的体温透过湿透了的衣服传到自己胸口,真好啊。

  还想要问他,那个时候为什么不来呢?

  ————TBC————

第一次写了tbc好激动(ฅ>ω<*ฅ)

鬼知道这个是露立还是波立啊?!!!

评论 ( 6 )
热度 ( 18 )

© 默生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