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A淡圈】
初恋忍迹,黑塔米英普洪耀菊百合组波立,火影鸣佐卡鼬鹿鞠,无限恐怖郑楚,神夏麦雷不福华,其他杂食。
NO盗笔NO盗笔NO盗笔
产量双低。
多谢喜欢。

【普洪】born to meet you

born to meet you系列的普洪篇!

——————————————

  该死,被人暗算了。

  如果你和基尔伯特说有一天他会被逼到无法反击仓皇逃跑。基尔伯特一定会敲爆你的脑袋,因为“本大爷怎么可能会那么狼狈?就算逃跑也是帅气十足的。”这样子回答你。

  但是事实是真的有那么一天,刚刚从混乱的赌场出来,解决掉一个除了钱就只剩下仇家的暴发户,轻轻松松。这种烧钞票的地方剥开它漏洞百出的保卫系统和徒有其表的保镖,周围连一个打扫卫生的清洁工都不会有。

  有钱人总是钟爱隐私和等级。

  所以当自己被狙击枪打中左手手臂的时候,基尔伯特除了顺势滚到墙角之外,脑袋一片混乱。自己之前考察过这个地方,周围废弃的高楼没有人进入过的痕迹,那个人没有经过踩点就狙击自己这个绝对不是偶然。这是预谋。

  右手握住中枪的左臂,左手使不上一点力气,对方知道自己是左撇子。看来是被盯上了。

  这个地方不能久待,等一会里面的人就会发现死去的暴发户,自己必须想办法离开。基尔伯特慢慢站起身从另外一条小巷离开,一路上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但是大意是致死,基尔伯特只能在无尽的像迷宫一样的建筑群中打转,他不能肯定狙击手是否还在,天黑是他唯一的出路。

  基尔伯特打死也不想承认这个在黑夜里气喘吁吁地扶着墙走在马路上的人是自己。但是好不容易撑到晚上的自己已经精疲力竭,这里没有人经过,也没有路灯,只有一轮皓月独明,连一点星星都看不见。

  不知道走了多久,体力匀速流失的同时脑袋却无比镇静起来,对方明显只是为了恫吓自己,不然一个狙击手瞄准脑袋比手臂轻松的多。对方一定是知道自己的任务,这就说明他和阿尔的情报系统有漏洞!而且这次一定不是一直敌对的北方那群混蛋,他们才不会用狙击枪这种东西,该死,究竟是谁呢?

  但是想通这些并没有什么用,完全没有基尔伯特看到远方亮着灯的窗户和红十字来的振奋人心。

  ********

  伊丽莎白每天在9点钟就可以下班休息。虽然开着一个小诊所,但是由于在城市边上一个小镇的原因,没有太多人来看病,加上城市的这边比较混乱,吸毒赌博斗殴的人在晚上数不胜数,根本就没有人敢在晚上出门。

  工作轻轻松松,相应的薪水也少的可怜。不过这种无忧无虑随意度日的生活宁静地有些寂寞呢。

  收回前言。

  伊丽莎白听到门口有人敲门。

  “咚咚咚…”

  “谁?”

  “帮…帮帮忙……”

  门口的声音虚弱的有气无力,中气十足的还是传到了伊丽莎白耳中。

  大概是附近斗殴被砍伤的小混混。

  这么想着的伊丽莎白走到门口,准备扔点绷带过去,却一打开门就被人抱了个满怀,刚想推开就感觉一个坚硬抵住了自己的腹部。

  “别动,救我。”

  其实一路上基尔伯特就在考量等会是平常地求救还是直接拿枪挟持对方,还没考虑好对方就打开了门,身后突然的灯光让基尔伯特不太看的清对方的脸,只能知道是个长头发的女孩子。

  啊,女孩子真是麻烦啊。

  然后直接抱住对方用手枪抵住了对方的腰。天地良心基尔伯特没有半点占便宜的意思,因为下一秒他就被那个“女孩子”扭住右手,直接放倒在桌子上。

  “小样你们这种小混混,能有把西瓜刀都是老大哥了,还想用假枪挟持我?”

  “混蛋,放开本大爷。”基尔伯特觉得今天真是最衰的一天!被偷袭也就算了,还被一个女孩子死死压在桌子上动都动不了。手被反绞在身后,脑袋被对方扣在桌子上,还用脚踩住了他的膝盖后面!

  “本大爷?”伊丽莎白很看不惯这个自称,稍稍用力戳了戳对方的手臂。

  “啊!!痛痛痛!!”基尔伯特唯有泪千行,说真的早知道就让自己死在外面也不要进这家黑诊所。“我的手有伤!!我只是需要治疗!”

  “啊?”听见对方这么说,伊丽莎白才反应过来对方的左手手臂上的血迹,因为自己这么一用力,伤口明显又裂开了,温热的血液正慢慢的透过来。

  “不早说,动什么手啊。”

  “…”

  “我看看”伊丽莎白让基尔伯特把上衣脱掉,左手臂上的枪枪不是很严重,并没有伤到骨头。“枪伤啊?”伊丽莎白原本以为无非是小刀刺伤,却不想自己这个小诊所还能接待到狙击枪的伤员。“枪法挺好的啊。”

  “是啊,不用你说本大爷也知道。你能治吗?”有机会和对方直视这才看清这个“女孩子”,棕金的长卷发洋洋洒洒地披着,穿着绿的颜色很舒服的连衣裙,还有一双绿色的眼睛,年纪和自己相仿,这下基尔伯特不禁怀疑起对方的医术来。可能这枪伤对方还是第一次看到吧。

  “废话?有我治不好的伤?不就是个狙击枪吗?去那里躺好了。”

  基尔伯特不情愿地走到沙发上躺好,这个女人,总觉得自己不听话就会被无声无息地干掉,你说本大爷打不过她?本大爷是伤患好不好?而且本大爷怎么可能打女人?刚才?刚才只是本大爷不小心才被她偷袭的好吗?!

  这样想着的基尔伯特舒心地打了个哈欠,走了这么久,看到这里亮堂堂的时候,倒是舒了一大口气呢。迷迷糊糊的中基尔伯特想如果让她收留自己几天对方会不会同意呢?阿尔弗雷德最近又惹事了,明明什么事情都没解决,还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不知道他在玩什么花样。今天的事情,绝对要想告诉阿尔弗雷德,不过以自己的这副身体看来,窝是回不去了。如果让那个女人收留自己几天对方应该会同意吧,毕竟本大爷这么帅。

  嗯……

  等到伊丽莎白准备好东西回到客厅就发现基尔伯特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大概是太累了。

  等他醒过来在找他算账好了,伊丽莎白这么想着,开始为基尔伯特清理伤口。

####END#####

既然更了这个普洪,那Vian就断个更好了Y(^o^)Y。。

评论
热度 ( 13 )

© 默生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