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A淡圈】
初恋忍迹,黑塔米英普洪耀菊百合组波立,火影鸣佐卡鼬鹿鞠,无限恐怖郑楚,神夏麦雷不福华,其他杂食。
NO盗笔NO盗笔NO盗笔
产量双低。
多谢喜欢。

【耀菊】Born to meet you

born to meet you系列之耀菊篇。

 
————————————————

  “本田啊,这里有一个大项目。”下了班的时候老板秘书将本田菊从电梯里喊回办公室,之后便留自己和总编面面相觑,还贴心地带上了门。

  看总编神秘兮兮又严肃认真的样子,看来应该不会像上次一样是某个人的无聊小情人。不过自己身为社会时事类的记者,也实在想象不出“大项目”所谓何物。如今社会该美好的地方鸟语花香,该黑暗的地方本田菊根本就不想探入分毫。进不攻,退不守,是本田菊这些年来给自己的完美定位。

  “总编请说。”

  “你知道‘夏’吗?”

  本田菊没有答话,他知道重点不在这里,总编也不用自己自作聪明地解释夏。

  “夏,就是那个市内前两大百货商场的所有集团。”看着不怎么说话的属下没有什么表情的垂下眼站在桌子前,“我们得到消息说它与境外非法势力组织有瓜葛。”话说到这里就不用继续了,本田菊是个聪明人。

  “我明白了。”

  “这是你的全部资料。”总编将一大堆的文件交给本田菊,对方接过来直接放到公文包里,弯腰鞠躬,离开了办公室。

**************

  本田菊是一名记者,如果实在需要一个定义的话。就读在东京大学的本田菊一毕业就来到了这家报社,之后就马上作为时事记者常驻在市警察局,长达六个月的时间,本田菊只有两件事可做,第一件就是整理警察局里可以给记者们阅览的资料,不得不说警察的整理能力真的是有待提高,特别是在2008年的卷宗里看到1997年抢劫案的时候。第二件事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也要看到警察局里不能给记者们知道的资料。后者十分困难却是本田菊来警察局吃六个月集体盒饭的主要目的。

  收获多多少少。

  好不容易一派和气地撤离警察局,准备着手根据自己得到的材料进行一个专栏,刚刚写好企划案上交,就被主编赋予了另外一个截然无关的任务。

  当本田菊坐在“夏”集团的15楼的一个休息室时,他才确定下来自己即将去面试,和这个屋子里另外十九个男男女女竞争成为“夏”的总裁的秘书,然后就像在警察局里一样得到一些原本不能得到的资料。

  大概是总编误会了自己是个卧底的栋梁之才吧。

  本田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门被推开,三个穿职业装的主考官走进来,在场的二十个应聘者陆续安静下来坐在了各自随意的位置上。经管总编对自己抱以期望,本田菊还是有意无意地选择了角落一点的位置。

  集体应聘的第一项是团队合作,二十个人被随机分成四组,分发同一个模拟合作案。

  本田菊被分到的小组三男两女,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男人应聘秘书这个职位,大家的穿着都得体讲究,本田菊旁边这位差点没有洒上一瓶古龙水,每次说话的时候他一靠近,本田菊就要微微退后,用手遮挡鼻子是无礼的行为。

  队友们讨论地热火朝天,有个女生说一句话就要偷偷瞄一眼主考官的位置,特别胸有成竹的说着不明道理的提议,另外的一个女孩子就明显不适应面试,只能红着脸低着头玩衣服。本田菊不是那种加入讨论的人,他只是站在一旁侧耳听着三个人的类似争吵的讨论,还有时不时冒出一两句有用无用的意见的女孩子,声音小的让本田菊以为自己是幻听。

  本田菊在心里分析着这个提案,首先自己是来应聘秘书,不是应聘总经理的,队友们讨论的十多份“完美”企划案一点用都没有。秘书,无非就是帮助总裁更好地完成他的工作而已。

  本田菊放弃了参与队友的讨论,拿起了桌上的一大群文件,一个不小心的偏头,就看见主考官的方向有一个男人在看着自己。

  本田菊不是那种自作多情地觉得所有人都关注自己的人。但那边那个长发男人真的是在看着自己,他用手柱着脑袋,手里把玩着一直铅笔,看着自己。

  本田菊微微点头示意,对方回以一个大大的笑容,即使本田菊主修文学,他也阻止不了自己用“和蔼可亲”去形容那个笑容。本田菊稍微打量起那个男人来,留着披肩长度的头发,作为一个男人来本应奇怪,但这个男人相对柔和的亚洲长相与一头长发完美搭配,他有一双很清澈的眼睛,藏在几缕长发丝后面,他没有穿西装,是普通的衬衫,没有打领带。他不是刚刚的考官,是后来进来的。

  对方的笑容更深了,眼睛眯成了缝。本田菊惊觉自己注视对方太久了,赶忙低头看起了手里的材料,刚才真是太失礼了。

  但是本田菊能感觉到对方一直在看着自己,从未移开视线。

  后来应考的时候,前三组看似完美的企划都没有得到主考官的赏识,本田菊是最后一组,那个女人毛遂自荐地进行解说。

  “这位小姐的气势比前面这些人强啊。”那个男人冲着女人点了点头,“但是你们的成果和我们的答案好像有一点不一样。”

  那个女人还没有来得及说谢谢并且沾沾自喜,就被全面否定了。这下气氛一下子降到了冰点。所有的答案都不满意,在场的都是名校高材生,也不乏海外留学归来的人才,一个小小的营销策划就将所有人否定了,这对信心满满的年轻人简直是致命性的打击。

  “好的,今天的面试就到这里了。大家回家等待结果吧,不用太紧张啦,我们考察的是团队合作和事件分析,大家都完成的很好啦。”

  骗子。本田菊才不相信那个娃娃脸男人一脸笑意说出的那种东西,不过不重要,自己只要回去向主编报告自己的铩羽而归就好了。

  ————

  “湾湾听说你要找个秘书?”

  “是啊,怎么了大哥?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

  “没有啦,我去给你当主考官吧。”

  “好啊,反正你也是呆在家里没事干。”

  “不要这样子说啊,大哥我可是为你们操碎了心。”

  虽然是王耀提议的,可是面试那天王耀却睡过了头,将自己迟到的风格展现地淋漓精致。所以等他推开考室的门的时候,面试已经开始许久了,应聘者正在讨论方案。

  坐在座位上看着叽叽喳喳的应聘者们,其实今天的考题根本就不用讨论,秘书的工作怎么可能需要讨论?大家都自然而然地认为分了组就要团队合作吧。

  这场面试总体无聊,直到王耀看到角落里的那个矮矮的男人。

  啊,有好玩的事情了哦。王耀勾起了嘴角,直直地望着那个默默不说话却注意着全场的男人。这个不是那个在警察局里的小记者吗?挖够了警察局里的东西转而来这里了吗?

  或许是自己看的太专注了,对方侧过头和自己四目相视,向自己点了点头。明显是不知道自己,傻傻地盯着自己看,王耀绷不住笑容,对方才偏过头去。

  王耀翻了翻花名册,本田菊。

  看着本田菊脱离小组的讨论,用钢笔在纸上写着东西,时不时翻翻公司发的资料,然后又低头写着。

  最后的答辩本田菊没有任何表示,王耀早就猜到了。以他的性格,不参与讨论,表面接收所有人的意见却实则不接受任何自己不认同的答案,怎么会出风头般地站出来回答呢?

  果然吧,是个聪明的人呢。王耀看了看屋外垃圾桶里的被丢弃也折得整整齐齐的A4纸。

  “喂,湾湾啊。录取那个叫做本田菊的人吧。…对对对,那个日本人,…不不不,把他送给我当助理吧。”


——————————————

 
 

怎么感觉把耀君写黑了????

安静的小菊真是太心水了,疯狂起来耀君都会怕吧。(怎么感觉突然一下气氛有点不对劲。。。)

嗯,就是这样像老人家一样的耀菊,话说本来就是老人家。(这篇文和老人家有半毛钱关系啊╭(°A°`)╮???)

。。。。。。

好吧,耀菊篇就这样啦。

 
 

(还有普洪和亲子分慢慢撸啊撸(๑•̀ㅂ•́)و✧)

 

评论
热度 ( 16 )

© 默生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