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A淡圈】
初恋忍迹,黑塔米英普洪耀菊百合组波立,火影鸣佐卡鼬鹿鞠,无限恐怖郑楚,神夏麦雷不福华,其他杂食。
NO盗笔NO盗笔NO盗笔
产量双低。
多谢喜欢。

【普洪】Vian 04

还是终于把它弄完了。。

请务必放过我的逻辑问题。。。

bug超级多。。

苦难的现在是为了美好的明天(๑•̀ㅂ•́)و✧

  【chapter 04】

  深秋的时候Cindy邀请了基尔伯特和伊丽莎白来参加自己20岁的生日聚会。伊丽莎白选了一条小鹿的围巾用粉红色的盒子和天蓝色地缎带包装好当做生日礼物送给Cindy,基尔伯特万般纠结给小女生送什么,看着伊丽莎白已经选好了礼物打包的漂漂亮亮的,愉快地决定两个人送一份礼物。

  等来到Cindy的家才知道虽然说是聚会,但其实却只邀请了基尔伯特和伊丽莎白两个人。家里除了佣人连Cindy的爸爸妈妈都没有出现。

  “爸爸妈妈离婚了,各自有了家庭不和我一起住的。”看出了伊丽莎白的疑问,Cindy笑了笑把两人带到客厅。

  “诺,这个是你的生日礼物。”基尔伯特把礼物递给Cindy,Cindy拆开来是呀她很中意的礼物。

  “真好看!学长可不可以帮忙帮我围上?”

  “好啊,这条围巾可是伊丽莎白选了好久才挑中的哦。就是我们两个送给你的第一个生日礼物咯。”

  基尔伯特拿起那条围巾,刚准备给Cindy围上却被Cindy一把抢过去了。

  “还是算了,这个天气带围巾还太早了。等冬天再戴好了。”Cindy把围巾胡乱塞回盒子里,将它放到了沙发上。带着两人去了餐厅吃晚饭。

  晚饭的氛围其实有点微妙,Cindy一直和基尔伯特讨论办公室里大家的事情或者工作的事情,伊丽莎白完全插不上话,但想到难得的自己可以清净一会的伊丽莎白也没有觉得不妥当,反而很享受Cindy特意准备的意面和牛小排。

  吃完了饭才发现生日蛋糕还没有送过来,Cindy给蛋糕店打了电话才知道地址没有留详细加上Cindy的电话一直联系不到没有办法进行派送。由于那家蛋糕店所在十分遥远,所以基尔伯特决定去刚刚坐车过来的有一个路口的蛋糕店买个蛋糕。过生日嘛,还是吃个蛋糕会比较完整。

  “我们看会电视吧。等一会基尔伯特就能回来了,我们就可以插蜡烛许愿了。”伊丽莎白刚拿起沙发上的遥控器就被Cindy抢过去,Cindy拉着伊丽莎白上了二楼。  “电视这几天坏掉了还没来得及修,我们去我房间玩吧。”

  二楼是一间一间的卧室,最尽头的是Cindy的卧室,标准的女孩子的房间,水晶灯,公主床,梳妆台,还有床上放着的布偶小人。

  Cindy让伊丽莎白坐在梳妆台边,自己下了楼去给伊丽莎白准备饼干和水果。

  一个人呆在大大的陌生的房间里有点无聊,左右打量的伊丽莎白发现右手边没有关紧的抽屉里是基尔伯特的照片。

  伊丽莎白轻轻抽开抽屉,里面是满满的基尔伯特的各种照片。有远远偷拍的,有从校报上裁剪下来的,还有从毕业合照上剪下来的小脑袋。照片以外还有许许多多封信封,寄件人写着基尔伯特的却脸邮票都没有贴。

  层层叠叠的照片和信封之下,伊丽莎白发现了一张自己的照片,就是前段时间被偷拍的,自己正在公交站台等回家的公车。

  但是照片上的划痕却触目惊心。

  不是用小刀划的痕迹,就是用指甲重重划出的痕迹。伊丽莎白仿佛看到了Cindy用大拇指的指甲狠狠地掐住自己的脸并且向下划过的场景。

  伊丽莎白只觉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看到了啊?”

  突然耳边是熟悉却冰冷无比的Cindy的声音,伊丽莎白猛的一回头发现不知何时Cindy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后,向下望着自己,手里端着洗干净的红苹果。

  “学长怎么会和你在一起呢?”Cindy伸手越过伊丽莎白把水果放在梳妆台上,从水果下面拿出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

  伊丽莎白一把推开Cindy,站起身来却还是被Cindy的刀划到了左肩。

  鲜血沿着伤口流进伊丽莎白的衣服里面,痛苦时感觉到黏黏腻腻的血液流经锁骨,胸口,到达腰际。还有一些顺着手臂弄湿了衣服,沿着手指滴到深色的地毯上。

  伊丽莎白忍痛疾步上前用右手把Cindy手里的水果刀打落在地上,打开房门就往楼下跑,Cindy也捡起水果刀跟着跑下楼,双手握着刀就朝伊丽莎白冲过去。

  其实按照平常,三个Cindy都不会是伊丽莎白的对手,但是如今左手手臂的疼痛让伊丽莎白根本就没有心思反击,加上对方手里的水果刀自己一只手根本夺不过来,只能一直躲避着冲过来地Cindy。

  突然大门打开了,基尔伯特提着蛋糕被客厅里的画面震惊了,Cindy拿着水果刀追着伊丽莎白,而伊丽莎白按着左肩躲避,这是怎么一回事?!

  看见伊丽莎白手上滴落的鲜血,基尔伯特丢下蛋糕就冲过去从后面抱住Cindy抢过了她的刀子,一把从窗子扔到了外面的花园。

  “Cindy你疯了么?!”基尔伯特奔向伊丽莎白,抱住无力跌倒在地板上的伊丽莎白,肩膀上触目惊心的血迹让基尔伯特不敢动作了,总觉得怎么碰都会碰到伊丽莎白的伤口。“伊丽莎白你还好吧,我们起来去医院。”

  “嗯。”

  基尔伯特抱着伊丽莎白的腰把她扶起来,却被突然冲过来的Cindy差点撞倒,Cindy拉住基尔伯特的手臂,推攘着伊丽莎白。

  “学长你不要被她骗了,你快点放开她!!”这么喊着的Cindy加大了力气。

  “你放开。”基尔伯特大力推开Cindy,Cindy被意想不到的大力推的后退,后背撞到了茶几,钻心的疼痛。

  基尔伯特没有理会几乎痛晕过去的Cindy,直接抱着伊丽莎白跑出了别墅。来到马路上看着来来往往的汽车开始心慌意乱起来,自己没想过Cindy会做出伤害伊丽莎白的事情,说Cindy两面三刀也好,说他神经大条也罢。整个事情的对与错,自己不知道的因与果基尔伯特都不想知道,他只想知道怎样才能止住伊丽莎白流血的伤口,怎样才能让自己抱住伊丽莎白的双手不再颤抖。

  “基尔,没关系的,只不过是伤到了手臂……”感受到基尔伯特的无措,伊丽莎白倒更加担心基尔伯特来。

  “流这么多血怎么可能没事!不要说话去医院!!“基尔伯特努力憋回打转的眼泪,招了一辆出租车往最近的医院赶去。  

  医生熟练的进行清洗和包扎,其实说真的伤口没有伊丽莎白说的那么轻松,也没有基尔伯特担心的那样严重。伤口有点深但是没有伤及到大血管和骨头,稍稍住几天的院就可以回家了,但是修养的日子会比较长久,等待伤口愈合不是一件容易事。留疤的几率也是令人绝望的大,但是好歹不是那么的难以接受。

  等到包扎好,基尔伯特终于问了伊丽莎白关于Cindy的事情。

  “怎么回事?Cindy怎么会拿刀砍你?“

  “这个啊,你去买蛋糕以后,Cindy说去她的房间有东西给我看,然后自己下楼拿水果,结果我不小心看到她的抽屉里全是你的照片和写给你的信。”

  “Cindy是和我表过白。“基尔伯特递上一个被削的体无完肤的苹果。伊丽莎白嫌弃的看了两眼还是放到了嘴边。

  “嗯啊,大概是大爷你魅力太大吧。然后我看到了最底下有一张我的照片,被指甲掐的面目全非,直觉告诉我不太对,然后她端着水果进来,站起来推开她的时候被误伤到了。”伊丽莎白想起那些照片,还是令人心里发毛。

  “简直太疯狂了。”

  无法反驳。

  住院期间有很多朋友来看望,伊丽莎白都说是家里来了贼刚好碰上制服的时候被不小心伤到了,还被大家吐槽伊丽莎白也会失手。 一旁的基尔伯特只是看着大家玩笑,并不说话。

  后来基尔伯特带着伊丽莎白出院在家休养,辞了办公室的工作,一方面好照顾伊丽莎白,一方面不知道怎样面对Cindy。两个人无聊地在家里,基尔伯特打游戏,伊丽莎白手不好动作就看电视。说实话伊丽莎白和基尔伯特都认为自己以及对方都没有圣母到再去联系Cindy。

  这么想着的伊丽莎白和基尔伯特却在一个星期后收到了一封匿名的邮件。基尔伯特打开伊丽莎白的邮箱,里面从住院那天起就每天有一封匿名的邮件。他们知道是Cindy发的。

  “刚刚进到这所大学,毕业的学长学姐们还会在校园的各个地方拍照留恋,但是我可不是这么遇到学长的。有一天我去政教处找年级主任拿班级的花名册,学长进来说要拿档案,因为有我在前面,学长只能靠在门框上等我弄完。学长银白色的头发零零碎碎散在额头上,酒红的眸子时不时望向我。那时候,我觉得这就是宿命。”

  ……

  “我全学校搜集学长的信息。我知道学长的名字,身高,血型,喜欢吃的东西,喜欢喝的饮料……我收集学长的所有照片,一张一张收集好放在抽屉里,谁也不给看到。越靠近学长我就觉得自己和学长是命中注定的。学长高大,帅气,聪明,完美……是太阳一样的存在。”

……

  “我想和学长越来越近。我知道了学长工作的地方,努力努力去应聘文书的职位,等到终于有一天我和学长说上了第一句话,我告诉了他我的名字,他说我的名字很好。当学长看着我笑的时候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只有我们两个人。”

  ……

“我打算明天请学长吃饭。可是她出现了。那是一个笑的虚伪而做作的女人。她无事献殷情给大家带了蛋糕,还骂我的学长是蠢货!简直不可原谅!!最重要的,她是学长的女朋友。怎么可能呢?学长怎么可能会喜欢她呢?一定是她强迫学长的!学长明明应该和自己在一起的。”

  ……

  “等到我向学长表了白,一起都会回归正常。

  可是学长却拒绝了我,而且那个女人还一直偷听我和学长的谈话!看她笑着的嘴脸一定是在嘲笑我吧。

  我会让她后悔的。一切!”

  ……

  “学长把我推到了茶几上,后背被撞得生疼。可是学长只抱着那个女人离开了。杀掉那个女人的计划失败了,学长也再也不会回来了。”

  ……

  “我怎么会让你这么轻松地活下去呢?我一定会化作最厉害的恶鬼,夜夜出现在你的梦里。”

  这是最后一封信。随之而来的是Cindy在生日那晚在别墅里自杀身亡的消息。

  据说一刀割开动脉死在满池血红的浴缸里。

  据说尸体是清洁大妈发现的。

  据说没有朋友和亲人来参加葬礼。

  据说唯一的妈妈因为要参加新的孩子的家长会没有时间过来。

   据说唯一的爸爸来了,付清了葬礼的一切支出就开着车离开了。

  ……

  一语成谶,之后的每天夜里,伊丽莎白都会梦到穿着一身白色公主裙的Cindy双手滴血地朝自己走过来。没有伤害自己,只是看着自己,脸上是满脸的眼泪和虚弱的微笑。开始的几天,伊丽莎白只是傻傻地望着对方,觉得Cindy是个可怜的孩子,可是当梦里一遍又一遍地出现血与眼泪的时候,伊丽莎白开始惧怕起那些梦来。

  是因为自己Cindy才死的么?

  开始这样想着,下次再梦到Cindy弱弱地说对不起,事情就完全偏离了正确的轨道。当伊丽莎白第一次哭喊着从梦中醒来,两个人的生活就这样破碎了。

  一遍又一遍从梦中惊醒,尽管被基尔伯特紧紧地抱住还是冷得直发抖,尽管被基尔伯特轻轻柔柔的吻过还是脸色发青嘴唇发白,尽管和基尔伯特相拥而眠还是会梦到红色和白色的Cindy……

  最后,临近崩溃的伊丽莎白离开了租的小房子,在老家哭着给基尔伯特打了电话,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分开吧,我错了。

  基尔伯特没有说什么,第二天搭上了出国的飞机。

  这就是两年的开始。

  后来基尔伯特总是深深的自责,如果那个伊丽莎白崩溃的时候自己坚定地告诉她我们没有错,而不是以犹豫的内心仅仅抱住伊丽莎白。那么就不会走到分手的结局了吧。

 
 

########

结。。束。。了。。。

接下来终于是我们的日常傻白甜了!!

 

评论
热度 ( 11 )

© 默生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