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A淡圈】
初恋忍迹,黑塔米英普洪耀菊百合组波立,火影鸣佐卡鼬鹿鞠,无限恐怖郑楚,神夏麦雷不福华,其他杂食。
NO盗笔NO盗笔NO盗笔
产量双低。
多谢喜欢。

【普洪】妆

微博梗改。

我真的写的是普洪(又一次打成洪普OTZ)。

尽管实在是没有什么说服力。

——————————————————————

  不得不说我观察了坐在我旁边的女人很久了。
   穿着白色的长裙,棕发盘在头顶上很精致的样子,但是却画着别扭到过分的妆甚至有一点浓妆艳抹,我从来都不喜欢浓妆艳抹的女孩子。我是花费了好几眼才分辨出她绿色的眼睛,在粗粗的眼线中奇怪地让我觉得她是不是偷了姐姐化妆品的初中生。还有那长度达到惊悚程度的假睫毛和一般人无法驾驭的烈焰红唇。

  我偷偷地打量她,幸好她全神贯注地进行着她一遍又一遍的补妆活动,并没有发现我。

  她又给自己扑了一点腮红,脸之于红润是有大过之而无不及。但是她还是不满意的样子,换下了头上一个小黑钻不显眼的发卡,换上了白色的珍珠。

  终于告一段落的她冲着镜子一直笑,笑累了有突然垮下脸来,之后又勾起嘴角,左看右看,就差没有咬着筷子学习了。

  公交车慢悠悠地开过这一站,开到下一站。

  我是起点站上车的,一路看着来来往往不同的人上车,下车,上车,下车……也包括她。

  可是她好像也是要到很远的地方,一直在照镜子,却从不偏头看这辆车已经快要驶出市区了。

  接下来是一直的无事,我以为这一路就要这么结束了,她却从端坐的姿势放松下来,从包里翻出了香槟色的请帖,应该是请帖,我想。

  还是一张婚礼的请帖,从我的方向只能看到不反光的新娘名字,虽然我不认识她,但是我知道肯定不是她。

  其实也不是我聪明,天下的女孩子都差不多。

  她一直看那封请帖,没有什么内容却让我以为上面有摩尔斯密码。

  后来我要下车了,下三站就是了,她还没有丝毫准备下车的征兆。

  我想着不能陪她了,看着站台理我原来越近。

  突然她就从手提包里拿出了卸妆巾,开始大力地擦掉脸上一层又一层的化妆品。 她抬头看了眼窗外,动作都点急。第一张卸妆巾只抹下一只眼影就没用了,她又拿出了第二块抹掉了刺眼的腮红。

  我是真的不懂了?本来自己看着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又要全部抹去呢?

  等到我要下车的时候,她终于把脸上那我第一眼就看不惯的浓妆弄干净了。我这才觉得她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完全不是幼稚的在校学生。那双在自然皮肤衬托的眼睛格外地好看。

  我下车时回头看了她一眼,她把那个好看的盘发弄散开来披在了肩膀上。仿佛注意到了我,偏头给了我一个大大的微笑。

———————————————

  看在深夜临睡前完成的份上求别认真推敲。(ಥ_ಥ)

评论
热度 ( 15 )

© 默生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