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A淡圈】
初恋忍迹,黑塔米英普洪耀菊百合组波立,火影鸣佐卡鼬鹿鞠,无限恐怖郑楚,神夏麦雷不福华,其他杂食。
NO盗笔NO盗笔NO盗笔
产量双低。
多谢喜欢。

【普洪】无题

  【一】

  我喜欢她穿婚纱的样子。

  其实像婚纱那种纯白的大拖地的裙子完全不符合她平常绿色的到脚踝的行动自如丝毫不影响她教训我的裙子。但是看到她穿着那件拖累她行动好几个等级的裙子从门口的红色地毯走进来的时候,我竟然没有考虑是否应该趁这个机会一个过肩摔让她知道本大爷也不是吃素的。我只是傻傻的愣在那里,脸上除了笑找不出其他适合的表情。

  意外地我喜欢她穿婚纱的样子。不是露肩的款式,以她的性格也的确不会穿那么暴露的衣服,婚纱也不行。层层叠叠的蕾丝让我怀疑这件婚纱会不会是弗朗西斯设计的。她的头纱没有盖住脸,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扬起的嘴角。原来女人结婚真的都是一种表情啊,笑得好像自己拥有了全世界一样。不过我喜欢她头上的花环。矢车菊和天竺葵的组合是不是有点奇怪?可是我看到还是差点没忍住哭出来。真是的,本大爷可是本大爷哎!偷偷低头抹了抹眼角。

  其实本来不是这样子的。在昨天我还准备了不下一千字来挖苦她今天的样子,笑得眼睛都看不到了的她,迈着那种假装淑女的步伐真是一点都不像追着自己满国境线跑的她,还有不用看就知道不可能带平底锅的她……

  可是看到她在漫天的花瓣下走上红毯的那一秒,就一秒。我就想着直接走过去,拉住她的手,飞一样一起跑出这里会不会有人追的上?本大爷可是运动健将,在场的除了阿西能勉强追上我,其他的爷甩他们不带两只脚的。

  就一直跑一直跑,不过她的婚纱会比较碍事,估计着我背着她跑也不成什么大问题。然后跑到不知道哪里的地方,我就告诉她那种人有什么好嫁的?你要是生起气来他还挨不过你一下。虽然你是打不赢本大爷,不过本大爷像那种会欺负女人的人么?之后不管她说什么都把她抱到怀里。反正这辈子我们两个就这么过吧,不会有人比本大爷更适合你了。

  后来的事情还没来得及想,她就已经走到了十字架前,挽上了那个人的手臂。

  我真的超级喜欢她穿婚纱的样子。你知道为什么的吧?

  【二】

  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自己穿着整齐的军装,身上盖着国旗,然后躺在布满天竺葵的棺木里的模样。你说我那不是死了么?我只能说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不知道死亡是一个军人最高的荣誉么?至于为什么是天竺葵而不是本大爷的国花矢车菊?本大爷就喜欢天竺葵你咬我啊!

  不过本大爷过于帅气的原因,一直都是百战百胜。

  但是她这方面真是没用啊,被敌军把整个军队都打散了啊,还打死不肯来我这里找援兵。说你是男人婆还真当自己凯撒大帝性转啊?到底有没有把本大爷当兄弟啊?!不过我也没把她当兄弟,这样想着就更加气人了。

  所以你到底在哪里啊?就算是死了也给本大爷和尸体啊喂!别等一下看到你压着对方的将军回来信不信我打死你?好吧,其实我自己也不信。

  不过后来总算是找到了你,在清理战场的时候看到了你的衣角,这才从尸体堆里翻出了你,我说你好歹也是和本大爷打成平手的女人啊,这么狼狈真是太差劲了。你看看你,脸上全是血和泥,衣服也是这里破那里烂,还有你的长剑呢?断了就不管他了么?战士手里的武器可是一切啊!还有还有,好歹身为一个将军,不要以为杀了这么多敌人就可以获得原谅啊?

  太多了,你这次有太多的失败让我不得不吐槽啊,可是看到你的时候又都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本大爷说的话可不可以收回啊?

  可以的吧?本大爷是谁啊?说过的话肯定是可以收回的吧?

  什么军装,什么国旗,什么矢车菊,什么尸体,全部全部不作数。

  死亡什么的,怎么可能出现在你的身上呢?

  我看到有人走过来,准备把你从废墟中抬走,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躺在担架上,这种东西完全不适合你。所以还是我来吧。

  说真的女孩子就是女孩子,你好轻啊。抱起来一点都不吃力的,你放心吧,我绝对轻轻松松把你抱回去。其实比起担架,我抱你回去才更加让你觉得丢脸吧,但是没办法,这个时候是本大爷主宰啊,你也没本事反驳不是?

  哎,你说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我是不记得了,不过小时候还以为你是男孩子啊。现在你明白了吧,小鸡鸡那种东西你长大之后也是不会长出来的!不过在知道你是女孩子之后我还去教堂忏悔了好久。本大爷可是从来不会欺负女孩子啊,虽然你除了是个女孩子之外没有半毛钱关系了。所以本大爷是脑子有坑啊才会喜欢你?好啦好啦,你没听错。本大爷喜欢你啦。

  你肯定是知道的。

  你的葬礼举行在阳光灿烂的星期天。真像你的风格。大家都来了,看看你安安静静地躺在天竺葵里,还真是温柔啊。你的身上盖着你的国旗,你肯定也喜欢这样子。

  我选了一朵超级好看的矢车菊。真的超级好看,本大爷在阿西的花园里挑了好久才选中的,我把它别在黑色西服的左胸边的口袋上,我都打算死的时候棺木铺上天竺葵了。你就让我为你献上矢车菊吧。

  走到了你的棺木面前,还是那张看了无数遍的脸,你手握着鲜花在胸前,像极了你结婚的时候的捧花。我想摸过你的脸,可是我怕你会跳起来打我,毕竟这么温情的动作和我们不搭。可是想想等会你就会沉睡在冰冷的地下,我这大半辈子再也无法看到你了。所以我还是抬手捋了捋你的头发,把花别在你的发间。我就知道你和矢车菊搭起来很美。

  从葬礼出来之后被外面的艳阳天晃了眼睛,突然一下无措了起来。

  这辈子我都再也见不到你了。

【三】

  我觉得我真是很幸运啊,见过你婚礼的样子,也参加了你的葬礼。

  接下来的漫漫人生本大爷也是一个人过呢。

  “喂,快点起来啦!叫你别喝那么多你TM不信啊,现在死在这里做鬼啊?散了散了都走了,你快点给我起来啊!!!”

  “伊丽莎白?!”

  “嗯啊,快点起来走了啦。”

  “阿勒你不是死了么?!”

  “啊嗯?!我死了?!!基尔伯特,我今天就让你知道是谁死了?!!”

  “哎哎哎,痛死了!!”

  “叫你喝那么多酒,还做梦梦到我死了?你活够了是么?”

  “?!是梦?!”

  “当然是梦啊,我好好的在这里好么!”

  “哇…我梦到你结婚,还梦到你死了!”基尔伯特死死抱住面前的女人哭了起来,混着啤酒的气息喷了伊丽莎白一脸,让她皱了皱眉头。

  “好啦好啦,没有结婚也没有葬礼,都是梦啦是梦啦。”伊丽莎白也是不知道怎么办了,看着大概是喝醉了又被梦刺激到的哭个不停的基尔伯特,也不怪他蹭了自己一身的酒气和鼻涕,拍了拍基尔伯特的头。

  “呜呜呜…伊丽莎白,本本大爷,喜欢你。所以和本大爷在一起吧。”基尔伯特埋在她的胸前,特殊时期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刚才的梦真是太逼真了,自己脸上还有梦里哭过的痕迹,他觉得作为一个男人,还没有表白就让心爱的女人嫁给其他人真是太逊了,还让她死在现场上简直是奇耻大辱。

  “哎?”伊丽莎白一把把基尔伯特推开,喝高了就表白是你们家的规矩么?

  “本大爷不管,反正你这辈子就是本大爷的人了。”

  “笑话,就你?!怎么样也是你是我的人啊。”伊丽莎白笑了笑,手搭上基尔伯特的肩膀,拉起他往酒吧门口走去,“所以现在回家吧!”

  之后洪姐把普爷干了个爽。

  在之后基尔伯特想起那个梦就觉得搞笑,有本大爷在,怎么可能让伊丽莎白那个丑女人嫁给其他人呢?还有那个葬礼就更不可能了,她可是伊丽莎白哎,整个欧洲有制服她的人?除了本大爷不做其他人想。

  今天的天气可真好。

 

评论 ( 5 )
热度 ( 18 )

© 默生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