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A淡圈】
初恋忍迹,黑塔米英普洪耀菊百合组波立,火影鸣佐卡鼬鹿鞠,无限恐怖郑楚,神夏麦雷不福华,其他杂食。
NO盗笔NO盗笔NO盗笔
产量双低。
多谢喜欢。

【耀菊】关于王耀想说的一切

今天是小菊的生日呢。是多少岁了呢?哎呀太久了都记不得了,但想想作为国家辛苦计算年龄也没什么太大意义吧。每年看到亚瑟清清楚楚地念叨阿尔的年龄也是一件很可爱的事情呢。也是,阿尔也才两百多年,是该记得的。不过总有一天他们也会像自己一样吧,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是5000岁了,那么其实就算是5001岁也不会有人在意的吧。所以小菊,我记不得你的年龄你大概也不会怪我吧。也是,我们之间说起怪罪真是太可笑了。

  大概是年纪大的人比较念旧,也可能是最近少有的安静。我总有意无意想起小菊小时候啊。那时候的小菊真是超可爱呢,圆圆的就像丸子一样,还留了那么一个短发。都说记忆是会消退的,可是怎么样我都依然记得那一天拨开竹林看到的小菊。那时候的我大概是比较寂寞的吧,所以看见和自己一样的谁都想和他认识,和他交好,我没有半点犹豫地就收养了小菊,我的弟弟。

  我教他说话,教他写字,教他我知道的一切。小菊是一个太聪明的孩子,每次看见他那么快的学会我教他的东西,我总是比我自己学会还要高兴。我就是这么理所当然地欢喜着,像我家千千万万的有着聪明弟弟的哥哥们一样。

  小菊其实不是一个外向的孩子,我有除了他以外的弟弟妹妹,但是每次我去看望他他却总是一个人。一个人安静地喝茶,一个人安静地思索没人对弈的棋盘,一个人安静地向我打招呼说“耀君午好。”总觉得小菊就像竹子一样,冷冷清清安安静静,虽然柔软地可以被压低到尘埃里,但其实却从来都比谁都更加倔强啊。也可能是小菊就住在竹林里的原因吧。

  想起他总是用清冷的语气反驳“月亮上小兔子是在捣年糕”也不管我多么激动地甚至手舞足蹈地强调“那是草药草药草药”。每次地争执都是我赢,但是我也从来没有说服过小菊啦。他总是说着“好好好”就结束了我单方面红耳赤的争辩。

  想起来还真是怀念啊,那段无聊到只能喝着茶望着月亮讨论小兔子的日子。这么久了人的生老病死看的太多太多就会想想自己,我是国家哎,只要中国华夏文化还在,王耀就会存在。这么想想好像是没有终点的。自己刚刚初生的时候,就因为这个高兴了好久呢。长生啊,这可是无数的人做梦都再想的事情。可是后来好像就没有那么高兴了,发现身边没有同类的感觉真是一点都不好你知道么?那是一种无处诉说无法排遣无可奈何的寂寞。再后来在涛涛东逝的岁月里,我也就想通了,准确地说是在碰见小菊之后慢慢想通的哦。

  时间太苍白了,就算是同样苍白的自己都没有办法触碰啊。那么就跟着它一起走吧,和小菊一起,等到小菊慢慢长大,一开始的小菊勉勉强强可以勾住我的指头,但是总有一天我们会并肩而立,希望小菊别长的比我要高就好,这个可是身为哥哥的我唯一的私心啊。没有人可以摧毁我们。然后突然有一天我们终于走到了尽头,那么我们就可以和时间安静地微笑着道别“我们走了,再见咯。”

  真是太好了,漫漫无期的日子也没有关系哦。

  “小菊啊,生日快乐阿鲁。”

  “啊,非常感谢。”

  没关系,没关系,小菊,虽然现在的我们没有办法并肩,但是我们说好的尽头还遥遥无期呢。

【完完全全是发的太慢。。】

评论
热度 ( 1 )

© 默生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