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A淡圈】
初恋忍迹,黑塔米英普洪耀菊百合组波立,火影鸣佐卡鼬鹿鞠,无限恐怖郑楚,神夏麦雷不福华,其他杂食。
NO盗笔NO盗笔NO盗笔
产量双低。
多谢喜欢。

【鸣佐】往事

我是火影的辅助官,负责文书一类的工作,名字叫做杏十。

我所在的木叶村已经是第七代火影了。七代目的名字叫漩涡鸣人。七代目是木叶乃至忍界的英雄,早在没有我的时代就带领忍者大军打败了想要毁灭忍界的敌人。之后成为了历史上最年轻的火影——这是整个木叶都知道的。

七代目个子很高,头发是金黄色的,刺刺的。有着一双令人羡慕的湛蓝色眼睛,好看的像木叶的天。他有着与人不同的六道狐须,笑起来总是会有很好看的弧度。

七代目是一个怎样的人呢?我不止一次的在闲暇时思考起这个问题。

年迈到只能坐在门口晒太阳的老爷爷说七代目就是个毛小孩,每天恶作剧,但是不出意外地十分靠谱。

参加过忍界大战的我的父母说七代目是个很有担当的男子汉。他深爱着木叶并愿意为之付出一切。

和我,和当年当上火影的七代目同龄的年轻人说七代目是木叶的支柱,湛蓝的眼睛里总是闪烁着让大家不泄气的光芒。

年纪在小一些的下忍孩子们说七代目大人是全世界最大最大最大的大英雄!有多大呢?有整个木叶那么大!说着手张开着,踮起脚,想要尽可能的比划出他世界里的最大最大最大。

大家都说,木叶是七代目大人的一切。

……

太多太多的答案,可是总不是我想要的。

我觉得七代目并不是如大家所说的那样,准确的说是不仅仅是。如果有人问起我为什么这么说,也只是因为每个人都有过往,有许多人不知道的过往。不知为什么,我用习惯于觉得大家一致认为的某个人必定不是深处的他。就像我固执的认为真正的七代目不是木叶的大家心里的那样——

英雄,担当,以及爱。

大概我做文书的工作就是为了探求真正的漩涡鸣人吧。念起这个名字还有些生疏,毕竟木叶早就没几个称呼七代目名字的人了。

世间那么多有故事的人,我为什么偏偏执着于漩涡鸣人呢?大概对于总下意识用阴暗的眼光看世界的我来说,七代目,耀眼得太不真实。

【一·南贺川】

于是,我开始在工作中下意识得注意记载二十多年前的文书。我的探秘的过程是没有提示的,无回报的,渺渺无望的,还有一些无聊的。

工作时间,我拿着一份文案发呆。听前辈说二十年来每三个月就会有一份一模一样的文案上交到火影办公室。名字不尽相同,内容总是一样。大概就是这个了吧——《关于南贺川附近土地的建设方案》。二十年来的提案啊……一直都没有得到七代目的同意。

我看着这份在我工作两个月后上交的提案,我总觉得有什么稍纵即逝的东西忽隐忽现。

“杏十,今天有什么上交的提案吗?”是七代目。

我从发呆中回复过来,拿着那份提案走到了火影桌前。

“大人,是关于南贺川的提案。”

将文案递给七代目,他微笑着接过文件,低头批阅起来。我回到办公椅侧头看着工作中的七代目,他看文件看的很仔细,右手一直握着笔,时不时在文案上批注些东西。有时还会皱眉翻阅桌上的资料,大概是遇上了问题。

总体来说没有什么不同,就像平常的批注文件,是火影每天的工作。如果忽略这份文件已经被七代目拒绝无数次这个事实的话。

我想,等到这份文件有了答复。

之后是日常的工作。平安年代总是琐事,但就算没有经过乱世的我也知道琐事用归比大事要好太多。

夕阳西下,我就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可以下班回家了。侧身看七代目还在伏案工作,我轻敲了两下桌面便离开了办公室。

路上,我想起那份执着的文件。我查看过那份文件,是普通的土地建设。把一片废墟建设成学校,广场,或者监狱等等的公共设施。看了文件中的南贺川介绍,我觉得这份提案也不是不合理。南贺川虽地处木叶的边缘,但地势,水利,土壤条件等等指标都让这块荒地有为木叶建设的必要。也不枉他们提议了二十多年。对比之下七代目大人驳回就显得没有道理了,坚持二十多年的驳回就像无稽之谈。

日子慢慢的过。平静的像南贺川的流水。让人安心却也实在无聊的琐事让我几乎快要忘记那份执着的提案了。幸好火影回复过的文案还要经过我手分发回它来的地方,才没有让这份文件消失于我的世界并在不知道哪一天又出现在我脑海。

我照惯例查看着火影的批注与回复。火影的批注十分详细且逻辑清晰:南贺川位于木叶边缘,建造学校实在对于孩子们太过危险,建监狱也不利于紧急管理;南贺川是木叶唯一的河流,它的沿岸当然不适合建造医疗研究所……总之因为南贺川实在位置偏僻,不适合建造公共设施。于是最后的回复,自然是驳回。

这个答案,让我有些难以预料,也让我有一些势在必得。
在一个闲暇的时间,我找了上一任的辅助。我们喝酒,打趣,讨论让人不解的南贺川。

“前辈,火影大人又驳回了那个提案。”

“哎呀,那个啊,我早就猜到了……”

那一晚前辈喝的有些糊涂,但还是说了一些我不知道的以前的事情。

听前辈说他做辅助的时候对于这个问题还特意开过高管会议,会议上所有的部门代表都赞同建设,医疗部的春野大人作为主力坚定的反驳七代目保留荒地的决定。可是那场会议上春野樱大人拍碎会议桌怒斥七代目,也只换来了七代目大人浅浅一句——

“有我在一天,那块荒地就会在一天。”

春野大人听完,念了七代目的名字,就离开了会议室。之后再也没有与七代目大人有工作外的联系,对于南贺川,医疗部也在也没有发表过任何的意见。

我所惊讶的还不止这些。前辈还说,春野部长与火影可是同班同学,一起学习忍术,一起完成忍者任务,一起参加战斗,一起是大战的主力。可是那场争吵过后,两人却再无联系。

这就让我始料未及。并不仅仅惊讶于那场会议,而是因为南贺川结束了两人从下忍到木叶高层十多年的感情。

我知道,我的探秘终于有了突破口。

南贺川。

【二·宇智波】

之后,我一有闲暇,就会翻阅资料查找有关南贺川的记载。可是整整一个月,我翻遍了火影办公室里所有的文件资料,我都没有发现任何有关的蛛丝马迹。

直到有一天,七代目找到我,安排给我特殊的任务。

“杏十,我这里有一份中忍选拔的计划书,我想要历年的选拔流程作为参考。可是火影室里只有近15年的资料,所以你等过去一下地下二楼的资料室帮我找到所有的中忍选拔流程资料交给我。”

我不知道原来木叶还有资料室。

这个任务我接受得无比的激动,不是因为无趣的中忍选拔,而是我将有机会挖出南贺川背后的东西。

资料室在火影楼的地下二楼,房间里很黑却并不潮湿,墙上有保持屋子干燥度的术。却也阻止不了满屋的蜘蛛网和两指厚的积尘。

资料室的资料分类很详细,有各种不同的铭牌标记着不同的柜子。只是寻找我要的铭牌有些难度,历史太久,铭牌都被灰整个掩盖了字迹。我得一个一个抹掉沾着的灰才能辨别是否是中忍的铭牌。

我在找到中忍的铭牌前,我先找到了刻着“南贺川”的铭牌。可是我现在不能停留在这里,我不能现在就翻阅南贺川的资料,我的工作是找到中忍选拔的记载,交给七代目。

我默默得擦拭下一个铭牌。“宇智波”,不是……

“中忍选拔”,找到了。

我开始从柜子上搬下资料,突然想起前辈说的“春野部长与七代目是同学”。我看了看手中的资料,中忍选拔,是每个下忍班级都会全体参加的,那么一定会有七代目与春野部长的参赛记录。而且,众所周知地木叶一直以来都是三人班级制。那么当年的七代目所在的下忍班除了春野部长,一定还有第三个人。

我从25年前的资料开始找,很快就找到了关于七代目所在第七班的记载——

参赛班级之火之国木叶村第七班,是由旗木卡卡西作为指导老师,以漩涡鸣人,春野樱,宇智波佐助为成员的按照成绩搭档(第一名的宇智波佐助搭配最后一名漩涡鸣人)出来的下忍班。

成绩:三人通过初赛,因特殊原因(第三方)三人皆未通过最终的选拔。

宇智波佐助,宇智波。我惊讶得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南贺川旁边的柜子,记得当时我擦拭出来的——宇智波。

我震惊在当场完全不知道敢如何作为。宇智波佐助,从来没有听过的名字,从来没有听过的姓氏,却偏偏是七代目的同学,是与南贺川最相关(资料分类按照相关度排列)的存在。

我不知道自己傻懵了多久,直到外面有人开始催促我。

我抱着七代目要的资料离开资料室,脑海里却全部都是宇智波宇智波宇智波宇智波佐助。

我终将再回到这里。——走上楼梯,回头忘了一眼那扇厚重的资料室的门。

之后几天我一直心心念念着资料室的宇智波和南贺川,可是却找不到闲暇再去一次资料室。最近中忍选拔的事情让我分身不暇。

今年的中忍选拔在木叶举行,距离上一次木叶的中忍选拔,已经过去了3年了。今年的春季第一次在沙之国,我们木叶筹办的是秋季的第二次。

筹备中忍选拔整整是两个月。刚开始接到举行通知时还是盛夏,在刺耳的蝉鸣声中,在睁不开眼的烈阳下,我站在木叶村口接待了砂之国来的信者。信者很精神得将通知交予我,我却只能殃殃地靠在树干上目送他远去。然后木叶整个村子在最残酷的天气下开始了筹办中忍选拔。太平盛世的大事也能让人苦不堪言。

于是到中忍选拔真的开始,已经入秋很久了,秋老虎也早就过去了。整个木叶都是秋风飒爽,天高辽阔得好日子。我又负责接待砂之国的来宾,看着他们来不及添衣服秋风一吹原地抖成筛子的样子,总有种大仇得报的快感。我大概做不好一个称职的接待。

我再一次走近资料室是要初赛开始的日子,我终于得了空闲的时间能够拨开环绕着宇智波的迷雾。

南贺川——是木叶的唯一一条河流,位于木叶东侧。南贺川流域是宇智波一族的聚居地。附近有宇智波一族的南贺神社。(节选)

……

宇智波——是与千手一族共同建立木叶村的家族,拥有血继界限“血轮眼”,是比日向一族更厉害的瞳术存在。担任木叶警务部队,心存异心,伺意谋反。被暗部发现派遣宇智波鼬进行阻止。宇智波鼬进行大肆屠杀,宇智波一族唯留宇智波鼬其弟宇智波佐助。……宇智波佐助欲向宇智波鼬讨灭族之仇背叛木叶村师从木叶叛忍大蛇丸。……第四次忍者大战宇智波佐助帮助联军消灭敌人,战后不明去向。(节选)

我不知道要用怎样的表情对待这些资料。真不敢相信那位现在木叶每一个孩子都没听说过的名为宇智波佐助的少年,一生大起大落,至善至恶,任意风流,最终却只一句“战后不明去向”而草草结局……

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关于那个有些黑发黑瞳的,与七代目一样是木叶乃至忍界英雄的宇智波佐助?

【醉】

之后,我真的翻遍了资料室里所有的资料。却也没有发现任何“宇智波”的字眼。

中忍选拔还在继续着。在一个晚上,我在街上走着,发现了前方风影我爱罗扶着的火影漩涡鸣人。作为辅助,我走上前计划搭把手,然后发现烂醉的七代目。

“风影大人好,我是火影辅助杏十。”

“哦,遇上你正好,鸣人喝醉了,你带他回家吧。我旅馆里还有砂之国国务,无法尽心照顾了。”风影我爱罗与火影漩涡鸣人是挚友全木叶都知道,我虽是辅助,一直以来与七代目只有工作上的往来,并无私交。在我看来风影大人自己照顾远比我周全,既然有公务缠身,七代目又实在不省人事。我接过七代目扶着他向风影带头示意便走向七代目的住所。

七代目的房间在二楼,我还是第一次来这儿。并不是我怎样,而是七代目从不带人回家。前辈辅助七代目十年也只是经过这里。
我忐忑得推开房门,在墙上摸到开关,霎时房间里便是暖人的橘色。我将七代目安置在床上便开始打量这间屋子。

如果这侵犯到了隐私,我只能默默说对不起。有太多的东西等着我弄明白。无关正义。

房子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阳台上种了一大盆西红柿。秋天正是果熟的季节。六七个红红的西红柿配着翠绿的叶子,在打上橘黄的灯光,格外德漂亮。

……

我最终还是发现了那张相片。

相片上的人我认识大半:旗木卡卡西老前辈,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医疗部部长春野樱。还有一个不认识的,我却知道名字:宇智波佐助。

正如资料记载的宇智波一族的黑发黑眸,少年颜如玉。

相片上七代目是我们从未见过的不服输的孩子模样看着名为宇智波佐助的少年,宇智波佐助也是一脸嫌弃带着些许不屑头扭到一边,春野部长笑的很快乐,卡卡西老前辈则是一脸玩味。

是很开心的合照啊,大家心里面都是笑着的吧。可是为什么是这么小时候的合照呢?一切的东西经过时间,总是飘渺的不能求证。

我在七代目醒之前就离开了,七代目酒品好的不像话。没有手舞足蹈也没有无头绪的酒话,就是安静的睡着。

我发誓在我关门的瞬间听见了七代目大人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说的很轻却很清晰。

“佐助。”

【真相】

之后便再也没了任何第三方的资料关于宇智波。我的探秘就走去了一个朦胧的死局。

想要打破这个局,我想只能从七代目大人那里突破了。我纠结着是否捅破这张蒙了几十年的历史尘埃的纸。

纠结纠结着,我开始不仅思考何为宇智波佐助,何处为宇智波佐助,为何为宇智波佐助。我开始不可抑制的想,何为宇智波佐助与漩涡鸣人。没有人告诉我原因。

最后最后,在我无数次走神看着七代目忘记了手中的工作,终是七代目打破了我想打破木叶极力隐藏的东西。

“杏十,杏十”

“……嗯?”

“你去找过……宇智波佐助……的资料吧。”念那个名字的时候有不自然的停顿,像是许久不曾说出口的名字。

【漩涡鸣人】

我已经很久没有听见有人呼喊我的名字了。木叶大家都是称呼我“七代目”或“七代目大人”;小樱与我断了联系。

说起小樱,我原本以为她会和我一起念着佐助到老至死,毕竟她如此的喜欢佐助。但我没有想到她会在会议上否决我的坚持。那一秒我不知道是我看她比较陌生还是她看我比较不可理喻。

她的眼神格外地坚定,没有犹豫地站在我的对面,其他高管的身边。

我想第七班终于分崩离析。

至于卡卡西老师就更不用说了,他出门云游也就没有回来过了……现在称呼我“鸣人”的人都已经不在木叶了,暂时的或者永远的。像三代目,好色仙人,纲手阿姨,还有佐助。

想起佐助我还算幸运的啦,不说名,现在木叶再也没有人会想起他。想起总是一个人存在的最后印记,他却没有了,不知道我算不算唯一。

有新的火影辅助来了,他叫做杏十。是个很可爱的名字。他总是有意的疏远着我们,却不知原因。我们总不能知道所有人的所有想法,就算是一个人的想法我们也不可能看透。当年的佐助我就知道我总是不可能理解他的全部。尽管我向大家说的无比正义凛然,以致到了最后,我们的结局任然无法走向我希望的方向。

我知道他总会像以前的辅助一样开始时疑惑着那份二十多年的文案。最终也会像那些以前的火影辅助一样倦了,又让我回到一个人。南贺川啊南贺川,那是我自私的对于佐助最后的努力了。那是他的家,是他随风飘扬中的根,经管他不会在回来。

可是我像我所想的那样想错了,他一直都没有放弃那份文案,反而找到了我都几十年没去翻过关于南贺川和宇智波和佐助的资料。一直疑惑着。

我看到又失神的杏十,突然很想告诉他关于佐助。不是因为他的疑惑影响了工作。只是突然寂寞了,寂寞了只有我一个人想念佐助的日子。原谅我将一个孩子拉进我的回忆,我没有人倾诉不知道有多久了。

我和他述说了一切,关于我和佐助的一切,包括我喜欢他,一直一直都最喜欢只喜欢他,最终可以自认是最喜欢佐助的生人了,绝对比他自己还要想照顾好他。年轻的我愿意为他放弃无数甚至我自己的性命,最后我对他说

“最后他想要毁灭木叶,身为火影的我因为木叶所有人的性命将他杀死在终结谷,血一直流一直流,流进了南贺川。我最后没能为了佐助放弃木叶,只能让他的血流进了他的故土。”

二十多年前我对当年的所有人都这么说,一字不差,原谅我现在站在这里也只能对木叶十几岁的孩子同样这么说。告诉他佐助对于寂寞的漩涡鸣人来说已经够了,我终将做回七代目。

【后记】

我知道,七代目的唯一不是木叶,他却将他的唯一献给了木叶。漩涡鸣人终究是一位好火影。

【番外·宇智波佐助】

最近眼睛是完全看不见了。眼前不是一片黑暗,而是白茫茫的,就像浓雾掩盖了世界。相比之下,黑暗反而安心了。

水月去山上采草药了,香磷去了村子出诊。重吾在院子里喂小鸟。
我大概是朝着院子里那棵大枫树坐着吧。原谅我看不到,我大概有半天没有动过了。也不是眼睛看不见不好活动之类的,就是不想动。没有想去的地方,没有想见的人。

我就坐在这里,却总是不可避免地想起一些不该想起的故人。
哥哥,母亲父亲,还有鸣人。

当年的那场战斗,我不想说谁赢谁输,大家都没有输但也都没有赢。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收获,除了最后鸣人笑着让我离开,对我说

“佐助我喜欢你。”

我不喜欢“喜欢”这种字眼。那总是背负的太多,太多无妄太多幻想。但是说实话,它总是如此的暖人,在这寂寞的时间里。
喜欢啊,有人喜欢着我,在远远的我看不到也回不去的地方。
昨天有小孩子议论起一个整天斗篷蔽日的陌路人,有人说他是长的太丑不好意思出来吓人,有人觉得一定是太帅了做人低调。

我就想起当年的卡卡西了,他的面罩底下到底是什么呢?我环顾了四周,水月,香磷,重吾,没有人,没有人和我一起回忆起那段在木叶的时光。

我希望能有人知道当你回忆起往事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和你一起时那种寂寞,就像这里越来越冷的天气。

想念是种奇怪的东西,不要起头,只要开始了就停不下,只会越来越深。

日子太久,我记不得鸣人的模样,只有他的金发蓝眸,六道狐须。我想他大概也就只能记住我的黑发黑眸。但是我知道再遇见我们都能认得出对方。无论过了20年还是之后再过去20年。

只要我们再遇见。

最近我的身体日渐差了起来,可能是换季的天气太磨人,但更可能是年轻时太不顾一切落下的隐疾。水月他们正在努力治好我的病,以前的我一定会不屑一顾吧,但是现在我想活下去。尽管我没了血轮眼甚至成了瞎子;虽然我没有了家人与族人;就算现在的世界没有人知道宇智波佐助,我想活下去,只是想再看看水月和香磷打闹,看看重吾和小鸟说话,想体验夏暖冬寒,想听听雨点打在枫树上的声音,就连呼吸这里的一口空气我都感到欣喜。

我突然无比眷念这个明明没有什么让我怀念的世界。

对了,还有,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想把那个秘密延续下去,尽我最大的可能。但是谁也不说给他们听,只有我自己知道。

关于宇智波佐助也同样喜欢漩涡鸣人。

【END】







评论
热度 ( 3 )

© 默生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