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A淡圈】
初恋忍迹,黑塔米英普洪耀菊百合组波立,火影鸣佐卡鼬鹿鞠,无限恐怖郑楚,神夏麦雷不福华,其他杂食。
NO盗笔NO盗笔NO盗笔
产量双低。
多谢喜欢。

教官二三事

【首·两个教官】
军训我们分到30排,教官姓王,矮矮的。刚开始看上是个很正经,很不苟言笑的“一点也不好玩的”教官。我们旁边是28排,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是29排。28排的教官姓钟。跟我们教官相反的貌似是最高的一个教官。
之后慢慢的,虽然我们教官还是那么的正经,不像27排教官那样每天露个大白牙,每次休息都和同学一起唱歌,拉歌也不太拉的来,从没赢过别人。但是也不是不苟言笑,于是就是一个很腼腆的矮萌矮萌的教官。
之所以说他萌,还是因为他小腼腆的原因吧,什么动作都不会做大开。拉歌时小声的冲28排教官说“钟教官,来一个。”然后唆使我们喊起来,自己只是一旁做做手势;也是拉歌时,对面男孩子嗓门大,他们教官也一起嗨,我们教官最后只能让我们转过身去,不理他们……
他的萌真是写都写不过来。他跑步时是把手伸直的在腰边前后摆,胯也随着手往里扭,弧度不大得特别可爱;集会时别人家的教官都是笔直的在坐地上的队伍间走,我们教官是半蹲在地上脚迈的特别快,手也是那样摆,像个可爱的小动物;教官笑起来左脸有一个浅浅的酒窝,可能因为人矮,整个人都很小。萌的心肝疼啊。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了教官每天每次休息时都会离开我们排的集合地,然后去找28排的教官。之后我就被他们两个萌的心肝疼。
简单说一下28排的钟教官,他特别高,特别瘦(我们教官是适合他身高的身材),是个很帅气的兵哥哥。有点二。整个人看起来比我们教官更“好玩”。
【小段子·身高差】
我们教官大概是(最高是)170的样子,钟教官是最高的教官,有187。这样两个人站在一起就刚好差个头。(特别萌!!!)
明明差的很高,但偏偏就是喜欢站在一起。从下车到回车,从休息到排练,一直一直。
【小段子·别看我】
又是一次“休息十分钟”,十分钟对于我们军训了45分钟的我们来说总是过得像没过一样。我们站好等着教官从树下走来。他是和钟教官一起走过来的(他们两休息时总是坐在一起),各自带领各自的队伍表齐然后继续训练。可是站好后等待下一步口令的我们等到的却是教官半侧过身看着28排的方向一直笑个不停。我们也不怕死的看过去(我们教官其实脾气特好,我们队伍里教官没口令时也都蛮自由的。),就看见28排的教官看着我们教官一直笑,牙特白一脸玩味。我们教官就咬着嘴笑,小酒窝特别可爱。两人一直对视着,我们教官看钟教官一直看着他也没有转过头的趋势,就把帽子拉下来盖住脸,蒙蒙传出一句“看我干什么,别看我!”之后就一直盖着脸走到了队伍的右边(28排在我们左边),还一直抿着嘴笑。
【小段子·休息十分钟】
有一次休息时(课余时间总是小两口腻歪得时间,自古如此),我们教官拖了一点时间拉完了一次三大步法,我们休息时树下已经坐了好几位(四个)教官了。他们都喝好了水在东聊西聊(距离太远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T^T)。我们教官走过去他们面前也没坐下,就一直站着。之后坐在最右边的28排钟教官就起身走到了我们教官身边,之后两人就在最西边坐下了。两人坐定后也不理其他人就一直偏着头(有点面对面)聊天,聊着聊着钟教官还走回最开始他坐的最右边拿他喝过的水,之后拿着水又走回我们教官身旁坐着。
其实仔细想想,如果28排晚下操,我们教官也会在旁边等着钟教官。
【臆想·军服】
新兵不仅仅要洗自己的衣服,还要给比自己军衔高的人洗衣服,否则在训练中就会各处被为难,被挑刺。然后所以28排钟教官仗着自己入伍早,军衔高,就一直让我们教官洗衣服。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一个人洗的,我们教官的衣服颜色特别的深,反之28排钟教官的衣服就格外的浅。对比之下像几十年老兵的衣服一样。有一次仔细看,我们教官的衣服背后蝴蝶骨中间的部位有水笔写的“中国武警”和一两个乱七八糟的涂鸦,好像还有一个类似签名的东西。
原来是钟教官作死在我们教官衣服后面写了字还签了自己的名字。后来我们教官想尽一切手段也没搞掉那些涂鸦,可是碍于军衔之差也不能发脾气不给钟教官洗衣服,于是就买了一大瓶八四消毒液来“洗”朱教官的衣服。泡了才不过十多分钟,我们教官又后悔了。这军服还要穿很久呢,反正黑色的字在深绿的军服里也不扎眼,他也就是手欠!不能和他计较,于是又乖乖从八四消毒液里捞出朱教官的军服,用清水清了一遍又一遍。可惜还是没清回原来的颜色(用过八四的孩子都知道)。
只够送衣服的时候一直低着头也不敢看钟教官,只敢告诉他洗衣粉放多了,泡的时候有事走开了于是就泡过头了。钟教官也就笑笑拿走了自己的衣服,说说没关系你也不是有意的。
真是的,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洗衣粉能泡成那样?
(到后来我才残酷的发现他们是一起入伍的orz……)
【小段子·受伤】
我至今都不知道28排钟教官是怎么受得伤,只是汇演排练完他的腿就一瘸一瘸的,都不能陪着队伍一起跑步练习,一直用手撑着膝盖。
休息时,两个教官坐在一起休息,之后就看到我们教官把28排并到了我们30排的右边,开始一起训练。
刚开始,我们教官得树立威信,就冲着28排同学喊了句:“我可没有你们钟教官那么温柔。”钟教官就一直在旁边做做简单的指导。时不时还弯腰撑着膝盖。
我开始为明天的正式汇演而担心了。
正是汇演开始了,28排是第14个出场,我们是第32个出场(抽签决定)。因为出场顺序的不同,我们两个排没有坐在一起,反而隔得很远。我坐在队伍的后方都看不到钟教官那最高的身影。我们教官开始时一直侧身在队伍前方看着远处的28排。
中场教官开会,两个教官是站在一起的,身高差在队伍里不协调的不像话。我远远的看,两人都是多动症的主。散会后,我们教官没有取捷径回我们排,而是和钟教官一起走向了28排。他们是三个人一起走的,他们两却一直越过中间的教官在说话(中间夹着另一个教官)。最后直接走快一步并了肩,把另一个教官之间无视到了身后。(有时看到我们教官老往28排那边跑我们30排的人真是暗自流泪到心底。)
最后的汇演,28排和30排都是我们教官带的队伍,钟教官一直在队伍的最后方看着中间(汇演场地)的地方。28排先走完,我们教官把28排从汇演台走出来在边上交给钟教官,钟教官对我们说“30排加油。”我们教官咬着下唇笑了很久。
(后话:首长对两个属下高调秀恩爱的行为表示无力吐槽orz……)
【臆想·里衫】
我有一次看到我们教官的里衫是糖果蓝,那种格外受女孩子喜欢的看起来特舒服的蓝色。我不想说28排的同学说他们的教官有一件特别小女生的蓝色的里衫,还是一件无语的表情。
【小段子·分别】
汇演完,室友告诉我教官说下午钟教官不来训练了,28排会换新的教官。说是他的腿实在是坚持不了余下3天的训练。
无精打采的度过中午,下午是四天来的第一场艳阳天,太阳格外的扎眼。我们早早来到训练场(露天,方圆百里没有阴凉处)等待教官,却看到两位教官一起走来。大抵是钟教官坚持吧。
太阳实在太大,教官们都带领队伍四处寻找阴处,于是我们和28排就走散了。校园里阴凉处不多且不集中,我们找到的场地也就够一个队伍训练。至此我们两个排是完全失去了联系。
今天中午教官没有休息好,带着我们休息了一个多小时,才开始训练。每到了固定的全校休息时,教官总是拿着水坐在一旁,依然不加入我们的闲聊。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训,教官放训实在是干脆。我看到教官跑到离大巴十多米的路口就停住了,陆陆续续有其他教官走过他的身旁走上大巴,我们教官却一直没有动,就在原地轻跺着步子,不知道是在干什么。
赶食堂的我在室友的拉扯之下没机会一直站在原地看教官了,只是最后不甘心回头时瞄到了朱教官和我们教官并肩走向大巴的身影,一个头的萌萌的身高差,还有钟教官一瘸一瘸的腿。
【小段子·手势】
一天练习,旁边28排正在练习,我们排刚完成一组动作在休息。我们教官看着旁边的28排,在他们做完一组动作后对着偏过头笑的钟教官随意比划了几个手势(绝对不是什么军用的正经手势),做完马上就转过身走向队伍另一边(背着28排额那边)。留着钟教官咧着嘴笑,右手拦了拦大白牙,转过身去了。原谅站着军姿的我看不到我们教官的表情,大概是咬着下唇笑着露出小酒窝吧。
【臆想·孩子】
今天训练,我们教官领着我们休息,旁边有两个大概三四岁的孩子在玩儿。他们一会跑远一会又跑回来,完全不惧怕我们视之如虎的艳阳高照。我们教官就一直看着他们大闹奔跑,笑的格外好看,特别温柔,大概是看到孩子大家都会变得柔和起来吧。
我们教官不意外得特别喜欢小孩子。所以我是肤浅得猜不到为何他和他会在一起。
但是等到下完训看到他们在余晖下走在一起回大巴的身影,我想这大概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臆想·回家】
我室友小LaLa有一天惊讶的发现钟教官是山东的,她自己也是山东的。想着去攀个亲,说是过年可以一起回家,还可以顺道去看看双方的父母(想的有点美←_←)。我认为她也就是说说,真没想到她真的就去说了。
勇气可嘉可是结果悲惨,钟教官说今年不回山东,陪战友回湖北看看。
我会告诉你们我们教官两年没回家了今年一定会回湖北老家看看吗?!哼!
【小段子·各种倒】
一次休息,我们教官坐在楼梯上,钟教官背对着我们面对着我们教官站着,在做一些特别奇怪特别逗比的动作(像跳大神的)。之后休息完,我们教官把我们的队伍分开,两排三排面对着,在中间隔出一段空间。神神秘秘的和我们说:“你们想不想看前倒?”
啥?没听说过啊,但是只要不训练,什么都好啊。于是大家当然一起起哄。就在我们教官说“别给别人看见啊。”时,28排钟教官就带着他的队伍靠过来了。还一脸看好戏的笑容(with大白牙)。然后我们教官就惯例的咬着嘴笑了,一直就没停下来。
前倒就是笔直地倒下,以手前臂撑地作缓冲(大概就是这样吧)。特别吓人。吓得我们一愣,教官说没事的还拍拍手臂,看来是真的没事。
做完前倒还做了后倒(蹲好马步然后迅速空中跃起翻身趴在地上,没错就像个蛤蟆)。之后看了看28排钟教官,特别小声地说“你们教官会XX倒”(对不起我记不起那个名字了,就是一个人前倒,后一个人迅速摁住他的脚踝,锁住脖子)。朱教官就没有我们教官那样推脱了,马上起身就倒了下去,之后我们教官就扑(跨坐)在钟教官的腰上完成了锁喉的动作。我发誓我听见了来自我自己的尖叫。
(没什么基情,只是那体位太过于扎眼。)
【臆想·家】
室友小LaLa的老家和钟教官的老家隔得特近,一次年关,我们教官来到了小LaLa家做客,一直呆了很久。吃过中饭,小LaLa家开始张罗晚餐,准备多煮教官的饭,说是湖北来山东的客人要好好招待。教官听了,嘟囔了一句“也不算是客人吧”,小LaLa也停不太清。之后拒绝了小LaLa家的盛情邀请。
呆到了下午准备煮饭的时候,有客人敲了门,小LaLa去开门,经过客厅就看见教官偏过头笑。她去开了门,门口站着钟教官,高高的,穿着简单的便衣,围了一大围巾。左手拿了一把大黑伞,是啊,外面在下大雪呢。低下头去,右手边还牵着一个小女孩,大概3岁的样子,扎着两个小马尾辫。抬着头对着小LaLa笑,手上还抱着一个红色的围巾,两个酒窝可爱的不像话。
小LaLa把两人请进门,钟教官摇摇头就呆在门口不进来。小女孩脱掉鞋子吧嗒吧嗒跑进客厅,把围巾围在教官脖子上,拉过教官的右手,使劲将他拉起来站着。
爸爸爸爸,快回家,橙橙要吃饭饭。
之后拖着教官往门口走,教官就跟着叫橙橙的小女孩往门口走去。教官到门口一直低着头,朱教官拉过橙橙的手,拉着橙橙连带教官出门。
走吧,要做饭呢。钟教官起手为教官整理了一下橙橙小短手没围好的围巾
教官抬起头看了看笑的逗比的钟教官,又低头看了看笑的咧牙的橙橙,怂了怂肩膀。回头向小LaLa道了别。
之后小LaLa在门口看着三人往马路上走,钟教官在中间撑着伞,左手拉着橙橙,右边走着教官。雪不大,一把大伞就将他们都隔在冬天之外。
(小LaLa表示在我家秀恩爱的都得死!!!)
*素材来自小LaLa的梦。
【臆想·小苹果】
我们排有一个年纪特小,人矮矮的小小的女生。我们教官从第一天就很喜欢她的样子。总是逗她。(看的我和小LaLa真是!!!!)
教官还给她取“小苹果”等等的外号。每天没事就可爱地向她挤眼睛。
一次下训回家,教官在洗衣服,钟教官啃了一个苹果就靠在门框上嘟囔着说:“听说你们排有个特别可爱的‘小苹果’?”
“嗯啊”
“你很喜欢人家?”
“蛮可爱的啊。小小的”
“怎么,想追?”
“哎?你……”教官终于停下了洗衣服,回头看了眼钟教官,看着钟教官低着头把玩着一半的苹果,187的高个子低着头做小怨妇状还是有点戳笑点。到这个时候是打死不能笑出声的。
这时教官终于知道了白天和钟教官搭话他也不搭理,喊他一起拉歌也不加入的原因啦。原来是因为自己队伍里那个自己开玩笑的“小苹果”
教官擦了擦手上的肥皂沫,走近高他一个头的教官身边,低着头用头顶撑起看地的钟教官的下巴,把头刚好靠在钟教官的锁骨上。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完这些的教官也停在了原处不敢动作,他知道钟教官虽然平常逗比,但是这个时候的他是真的走心里去了。
最后,钟教官抬手抱住了矮萌的教官。将头往教官的脖子窝里,个头大的他做起来有些别扭,但就是没有良心地把所有的体重都压在了矮萌的教官身上。
教官撤了点脚撑起软骨病的钟教官,手回抱着。
“这么大个人了还吃人家小女孩的醋啊?要不要脸了你?”
“不要……”
最后教官吃完了余下的半个苹果。
【小段子·问答】
有一天上午是体检,大家来军训都是三三两两的。教官也就没太正经练。他就往那一站,问我们:“你们有什么想知道的吗?”我就知道,机会来了。
在一番问题之下,教官一直是腼着嘴笑。但是也回答了我们的问题。
钟教官20岁,我们教官21岁;钟教官是山东青岛人;他们是一起入的伍;钟教官187,我们教官只有170;两个人都没有女朋友之类的……
我想说我休息时有鼓足勇气上去问独自一人休息的教官:“教官你和28排教官的感情是不是特别好啊?”
刚上去接近他时,教官板着脸对我说:“你干什么?”吓得我差点打了退堂鼓,但是听了我的问题后,教官的表情就变了,嘴角抿起,努力把自己的嘴角往下压也还是让我看到了上扬的形状。
“嗯,我们是一起入的伍。”
答案我是不太记得清楚了,但是教官表情的变化我是不会忘记的。
【小段子·28排】
28排有人问过钟教官是否有女朋友的问题,钟教官说没有。又有人问是否有男朋友,钟教官说全部的教官都是他男朋友。之后有人问那30排的教官呢,钟教官没有说话,就是一直笑。
28排的同学也向我抱怨,他们的教官总是和我们的教官待在一起,从不搭理他们排。
28排的同学知道找到我们教官就可以找到他们的教官。(虽然这一点我们排比较占好处,毕竟钟教官是最高的教官。)
28排的同学也无法解释教官们两大男人一对视就微笑个不停的原因。
……
28,30排是一家。
【小段子·体检】
今天大家都去体检。一个一个寝室去的,作为排的队伍都是乱的。我在胸透室排队,就往门口看看见了高高的钟教官,我正在激动着,就有人说“30排王教官肯定跟着我们排教官来了。”
我想也是的,果然。我们教官就站在他的对面(中间隔着体检队伍)。
之后我们大多数人体检完了,教官就带着我们一些人去边训练边等。
我们正在训练着,有几个女生跑过来问我们教官:“教官你知道我们教官在哪吗?”我们正懵住呢,她们就补了一句“我们是28排的。”之后我们教官笑着耍他们说“你们教官回家了”。
之后又有另一波人来问了。我们排真是……
最后啊,钟教官真的带着他的30排走了过去,我们教官停了我们的训练,就在旁边插着腰看着30排走过,见钟教官没有注意到我们这边,我们教官就咳嗽了一声。结果钟教官就真的回头了。
之后,就又是微笑呗╮(╯▽╰)╭。
【小段子·秀恩爱】
在那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钟教官和教官有了什么矛盾,反正他们之间的气氛就是不一样了,休息也不走在一起,也不打招呼之类的。
一次休息,钟教官就独自坐在28排队伍的后面,我们教官就独自坐在我们排的后面,都不说话。
过了一会,陆陆续续有其他教官坐到了教官的身边,但教官一直是皮笑肉不笑的,之后来了一个教官,直接坐在了教官旁边的27排教官的大腿上,然后滑坐到了27排教官打开的双腿中。我们教官就孤单地一个人低下头玩帽子。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钟教官也是一个人低头不知道干什么。
在我的左边该有两个教官,对面坐着,一个一直摸另一个的下巴与脖子附近,另一个就会打开那个教官的手,之后那个教官又会继续抬手去摸另一个教官。他们的同学都回头笑的一脸深意。
有一次还有两个教官坐在草地上咬耳朵……
我看着我们教官和钟教官的忧郁男青年气质,我只想说:秀恩爱,分得快T^T。
【臆想·优越】
阅兵式开始了,28排在第一排的最后,我们排偏偏在第二排的第二个,远远的看不见28排,经管钟教官傲人的身高。
我们教官在和一个旁边29排的“小婊砸”聊天,那个女生是排头,比我们教官高一点点。就开始调侃教官的身高。我们教官以他170的身高也没办法回应,于是他就把手高高升过头顶,对女生说:“我男朋友有这么高?你能比吗?→_→”
……
【臆想·结婚】
教官对钟教官说他要结婚了。
之后钟教官就花了一天的时间开导教官:
你现在还没什么条件,结了婚也不能给对方舒适的生活啊(我就不一样啦,我不要你养,我们可以一起努力丫)。
你现在才21啊,这么年轻,多看看会有更好的(就是我吖我丫我丫)。
你现在还没有退伍呢,结婚多麻烦,干脆等你退伍之后再结也不急啊(我们一起退伍就在一起吧!)。
你现在在军营里这么久,你能哄好女孩子吗(我一个大男人就不需要你哄哦!)?
……
最后嗓子眼冒烟了的钟教官终于说服了一懵一懵的教官。
哎,吓死我了,我都还没开始追你呢。
*素材来源:我的梦
【小段子·口误】
最后一天会操,我们按照规定是按照顺序一个一个走过主席台。然后从28,29排这里分成两排站回原地。
我们从主席台走过,28排走去了自己的方阵,我们跟着29排走向第二方阵的排头。
我们教官指挥这队伍前进,对我们说:“跟着28排后面走。”
我当时就蒙了,哪有28排,人家明明是29排!口误不带这样的啊喂!
之后再一次的排练,故事又开始重演:
“紧跟着28排的队伍往前走。”
哎,教官,口误好歹有个限度啊。30排前面作死也不可能是28排啊。你除了28排还知道什么??!!我怀疑你真的记得我们是30排吗?!28排欠你钱吗?这么心心念念??!!我们四十几号人很可怜的比不过人家28排一个教官阿我说!我们真的是你亲生的学生吗?T^T
说好的爱呢?30排全体学生表示哭晕在厕所。
【小段子·慰问】
还记得28排教官的受伤的腿吗?我问了我们教官那到底怎么回事啊?说法五花八门的啊。有说他爬树掉下来的,有说太高重心不稳的,还有说自己踏步太重扭着了……然后我们教官说:“不知道啊,他上了个厕所就变这样了啊。”
于是依旧成谜。
我问教官,你有没有去慰问一下啊?好歹是战(ji)友啊!
矮萌教官说:“有啊,我每天晚上去给他喂水啊,喂饭啊。”
我类个去,不就是扭个脚吗?又不是半身不遂啊。喂水喂饭都出现了,上厕所要不要陪啊?洗香香要不要帮忙啊?钟教官你就作死以公谋私吧,你就祈祷你的大长腿别好啦,真是闪瞎。
教官,我大腿也痛T^T快喂我水喂我饭T^T。
【小段子·调侃】
我们站在足球场上等待下一轮的阅兵,我们教官老是看着28排的方向,但是出了意外也是看不到的,尽管钟教官那么高那么高那么高……
然后我们教官就跳起来,蹦好高。也不知道看见没有。
“教官阿,你能看见28排的教官吗?他那么高,你再蹦高一点点就看见了吧。(我男票超高我自豪。)”
上午艳阳高照,有几个识相的还干脆晕了过去。像我们这种糙汉想晕也晕不了啊←_←我们打趣教官好好坐下休息,别晕了。萌教官就做晕倒状……
“教官阿,你先别晕啊,等我通知好28排教官再晕啊,要不你晕了我们拖你去28排?也不知道28排教官脚伤了能不能背(抱)起你啊!”
教官空间里有两人的私密照。我问他说好的军人机密不要乱传呢?你的原则被钟教官吃了吗?
他小傲娇地说:“我自己看不行啊,我给我妈妈看不行啊?!”
也是醉了,你妈妈看见你的好战(ji)友会哭的。小心她问你怎么出去几年也不找个女票啊。
听说教官要退伍,我随便问了两个教官的情况。教官说他们两个是要一起退的。一个会湖北一个回山东。山东的小LaLa问他是不是去山东吗?教官说:“山东肯定是要去的。”
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一个退伍兵哥哥,干啥一定要去山东。天朝好几十个省呢。别告诉我因为钟教官老家在山东!你以为我不知道?对于我们矮萌教官,人艰不拆人艰不拆。
小LaLa说她也要去山东,我们教官就说她“你去凑什么热闹?!”
喂——人家小LaLa的老家在山东好不好,你才凑热闹呢!
【臆想·钟橙】
钟橙今年五岁啦,刚上学前班。喜欢扎两个小辫子,有两个小酒窝。老师让橙橙写作文,写《我的妈妈》,可以让爸爸帮忙写字。可是橙橙哭着告诉老师她没有妈妈。老师听了觉得橙橙太可怜了,就让他写《我的爸爸》,橙橙破涕为笑。第二天橙橙交了幼儿园小盆友不可能完成的三大张纸的作文,以完全不同的两种字迹写完了《我的两个爸爸》。
*脑洞:以我的姓冠你的名。
【小段子·吃醋】
28排有一个双鱼座的女子每天致力于念叨两个教官的基情。
一次休息,那个妹子一直问我们教官关于钟教官的事情,我们教官就问她:“你是不是喜欢你们教官啦?”
“你吃醋了啊?”一语中的。
【小段子·黑暗】
一天晚上我们新生召开讲座,就在我们白天训练的露天篮球场。天黑了才开始正题。我们30排依旧看不见我们自己的教官……
补排钟教官站在他们队伍的后面,女生就问他:“教官教官,你男朋友呢?天太黑我看不见!”钟教官就有手指了指“喏,在哪呢!”
于是他就在一片黑暗中一下指出来我们都没找到的我们矮萌矮萌的教官。
【小段子·隐瞒】
今天我终于知道了钟教官脚受伤的原因了。
据28排我党人员的消息,真相是他自己爬了树结果下来的时候扭了脚……
那为什么我们教官不知道捏?原来我们教官去问钟教官“你怎么啦?”钟教官没好意思说,就没有告诉我们教官,就一直隐瞒着。
【小段子·排头】
每个排都要选出排头在阅兵式时进行敬礼。今天我才知道28排的两个排头是我们教官选出来的。
我们教官指出了两个人,钟教官让他们走了几遍,是一男一女,没有想象中那么地好,后来又找到了我们教官,原来是钟教官看错了我们教官指的两人。
后面做了调整,原来是两个女孩子。于是28排的排头就定了下来。
有一次休息一个女生问钟教官:“为什么我们排的排头要30排的教官来选啊?”
钟教官告诉她:“因为我们感情好啊!”
呵呵呵呵。
【小段子·舞拳】
最后一天最后时刻,一批教官上台舞拳。因为钟教官扭了脚,就在台下观看,我们教官上台去了。
钟教官一直看着台上的我们教官的方向微笑着,从眼睛到嘴角,洋溢着大概叫幸福的东西吧。这是钟教官留给28排最后的印象了。
【小段子·花痴】
钟教官是高高帅帅的教官,28排活着说整个学院里有许多女孩子都喜欢冲着28排教官发花痴。(他们排围的学姐是学院最多的。)
一次休息有两个女生又对着钟教官犯花痴了。
“啊笑着好帅!”
“笑起来好温柔!”
再看了看钟教官微笑着看的地方——30排矮萌教官你好。
【臆想·人妻】
钟教官有段时间被调到别处做任务。可惜我们教官没有一起参与。
任务不难,自然就不用担心安全问题。所以在闲暇时候两人还可以聊聊天,讨论一下过年带橙橙去哪玩。
有一天教官浏览空间时刷新出来了一条钟教官的说说,说的是自己瘦了,那里的伙食真是不敢恭维。
本来当兵的人就不会胖到哪里去,钟教官又更加是那种高瘦高瘦的类型。我们教官看着还有点肉(但是不胖,减掉反而不搭他矮矮的身高。)。我们是无法想象那么瘦的钟教官再瘦下去是什么样子了。
钟教官的说说下有许多的回复,大都是询问和面回家或者调侃“黑炭”。我们教官默默地在下面回复说“我在的时候你不是这样的啊。”
原来我们教官可是厨房训练场两手抓,一开始也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新兵,后面和钟教官一起住宿舍就发现自己不能仅仅靠着食堂那样的伙食和钟教官那样的毁厨房的战斗力。
我们机智的教官学会了好男人必备技能——做饭。从此教官带着钟教官奔向了小康……(原本是相亲时的必杀技,可惜下半辈子就这样赔给了一个二逼男人T^T)
于是钟教官的体重就在食物与训练场之间挣扎。勉勉强强还算个帅小伙的身材。结果却在任务几个礼拜里瘦下来了……
不过没关系吧,反正过段时间他还是要回来的。那时候给他做做好吃的吧。
【臆想·结婚】
其实吧,在天朝,他们两个是打死走不到这一步的。即使他们已经和橙橙一起走过了三个年头。即使差不多的人都知道了他们不可能为人夫了,各种相亲什么的也不用考虑了。时不时有女孩子问起和你合照的这个高高帅帅的战友,你也就只能摇摇头说人家有人了,你自己一边玩去吧。
但其实除了最开始的“我喜欢你耶,我们一起生活吧”和之后“你愿意和我一起做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的爸爸吗?”之外,他们就没有说过什么能让小女生心花怒放的话了。即使这两句也并不能让小女生心花怒放。
日子一天天过,兵哥哥的日子总不是无聊的。橙橙给老人家看着,一年很难才有一天一家三口。随着兵役的慢慢结束,离队和留役开始在大家心里挣扎。教官和钟教官则五年了离队的倒计时。
离队并不是在大门口就“自由”了,有专人会跟随回到每个人的老家(意味着离队的第一站只能是老家)。两个教官一个河北一个山东。他们不能一起回山东马上和橙橙会面,至少我们教官还要回去湖北。
两个人是一起入伍,同一批离队,却不是同一天离队。我们教官在11月25号就离队了,钟教官还要等到12月。
离队前的日子还是一样的过,训练,任务,站哨……没有什么异常。教官们也是一样的生活着。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不仅回忆起来是这样,就是置身处地地来看,11月来的悄无声息。
25号的清晨,教官也是一样的早起。可是这是最后一次的军营流程了。手续什么的并不难办,但也是挨到了下午。这一天钟教官也没有说什么与离别气氛相符合的话,也没有离别之际不开心的表现。
钟教官有幸能在门口送送教官。教官的行李不多,无非几件衣服罢了,没能填实行李包。
怀化的秋天一直短暂,11月怀化已经很冷了,矮矮的教官穿上了一件厚实的外套就显得胖胖的了。当然高高瘦瘦的钟教官怎么穿都帅帅的。
要走了,我们教官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其实说到底也没什么好说的,以前两人出任务更长时间都没见面呢。但是这一次总是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我……”最后还是我们教官打破了沉默,但却无情地被钟教官打断
“我们结婚吧。”

年关了,我们教官在家里早就收到了钟教官的到达山东的消息。之后也每次都在网上看到各种样子的父女两。
“爸爸爸爸,你什么时候来啊,我和爸爸……!!”
镜头里钟教官捂住橙橙的嘴,可是教官还是听见了“想你啊”
今天是新年第一天,教官起床外面事白茫茫一片。拿起扫帚开始清扫厚厚得积雪,却在低腰走到大门楼时听见了远方熟悉的声音。
“爸爸,看。”
教官抬头看去,就看见钟教官抱着橙橙穿着新的大棉衣在马路口望向他。
钟教官抱着橙橙一步一步踩过厚厚的雪白的积雪,来到教官的面前。
“你们怎么过来了?”
“橙橙特别想你呀。还有……”钟教官突然不说话了,把橙橙放下,小橙橙拉住教官的衣角,头望的高高的,看着两个爸爸。
“我们结婚吧。”
这大概是他们这辈子最浪漫的情话了。
今年的雪真大,但是出乎意外的温暖啊。
【点点滴滴】
我们教官生日,两个教官又咬同一块肉又喝交杯酒的。(那姿势,两只手挽住钟教官的胳臂,整个人靠在对方身上。……)
我们教官的站岗时间总是在钟教官后面一个。
两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在空间里鲜有互动,但却是公认(其他教官们)的感情好。
两个都是下铺,有人问他们谁是上面那个,萌萌的教官回答两个都是下面。根本不是一个话题……
……

【END】








评论

© 默生三千 | Powered by LOFTER